> 涨姿势 > 终于找到日本人最爱艾薇片的原因了 论据相当严肃

终于找到日本人最爱艾薇片的原因了 论据相当严肃

涨姿势 3评论

日本的爱情动作片,如果以85后为起点,95后为终点来说,想必90%的男同胞都有看过。正因为有这么多的观众,岛国的爱情片才会一年比一年的多。其实不是因为有这么多观众,他们才拍这么多,而是因为日本人自己也是最爱艾薇片的。而且现在还找到原因了,不信?看看下面的论据相当严肃啊!

松岛枫(终于找到日本人最爱艾薇片的原因了)

“色情”一词是什么时候传入日本的呢?我们知道其词根来自于希腊时代讽刺娼妓的涂鸦,所以该词的出现肯定是在公元前。

可是,在日本,这个词却并没有那么久远。尽管难以确定具体时间,但大概在1970到1971年,“色情”一词才为日本平民广泛认知。为了考证这个词是随什么东西进来的,必须发掘一下当时的社会背景。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年代,战后政治体制确立,西方国家进入了稳定时期。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文学和电影都在试图表达自由主义。从50年代开始,在欧洲,围绕着“淫秽表现”这个问题,意见相左的人们在法庭上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到60年代末,欧洲出现了认可“性表现自由”的判决。1967年丹麦色情电影解禁,以此为开端,1969年是挪威,其后是西德、法国等西欧各国,都陆续解禁了色情电影。解禁国家随即制作了很多没穿衣服电影,面向全世界销售。在一些北欧小国,色情电影是重要的出口商品。

60年代前半期,以性为主题的低成本电影,即所谓“粉红映画”的成人电影在日本开始流行。第一部作品就是1962年公映的《肉体市场》(富士映画,小林悟导演),而真正把“粉红映画”带入兴盛期的,是黑泽明电影的制片人本木庄二郎和天才新锐导演若松孝二在1963年以后拍摄的作品。

桃谷绘里香 (终于找到日本人最爱艾薇片的原因了)

不过,在这一时期,日本制作的“性”电影还是没有被称为“色情片”。当时“色情”一词尚未普及,人们除了称这种电影为“粉片”之外,还有更露骨的“黄片”、“裸片”等称谓。

粉红映画(没穿衣服电影)向来是由小制片公司唱独角戏,而1968年东映的《德川女系图》(石井辉男导演)则是大型电影公司推出的首部此类作品。这个时间恰好和欧洲各国色情片解禁的时间重合。

日本几乎不曾报道过欧洲色情电影解禁的新闻,所以我们很难断定日本电影界是否受到了欧洲的影响。不过,东映对没穿衣服电影的涉足却极大地影响了日本其他大电影公司,大映、日活、松竹等也开始了没穿衣服电影的摄制,整个日本电影界都沉浸在这种“无耻的热潮”里。然而,这一时期仍旧没有使用“色情片”这一称谓。

到了1971年,“色情”、“色情片”之类的词突然流行起来。该词产生的契机在1967年10月,美国下议院设立了“淫秽色情对策咨询委员会(Commission on Obscenity and Pornography)”。当时美国的天主教派社团对杂志、戏剧、电影中没穿衣服场面的泛滥感到愤慨,下议院在政治压力下,成立了这个委员会。它“由19位委员和20名工作人员组成,计划用两年时间,花费200万美元,针对所有色情电影的实际情况及其社会影响进行科学考查,并且在社会科学实验的基础上,进一步预测全面解禁色情电影对社会可能形成的冲击”。

1970年9月,该委员会提交了调查结果。报告书长达700页,明确指出“成年人阅读、获取、观赏自己喜欢的东西是完全自由的,政府干预这种自由缺乏正当的理由”。尽管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并不认可这份报告,表现出了强烈的抵触情绪,但这份报告的出炉实际上带动了美国色情电影的解禁。后来美国性解放的进程加快,《深喉》(Deep Throat)、《绿门之后》(Behind the Green Door)等电影作品中的“硬性色情”镜头更是对色情片的解禁产生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美国色情电影解禁的新闻很快传到了日本。《中央公论》杂志1971年5月号(4月上市)刊载了林宗宏关于“淫秽色情对策咨询委员会”的评述文章。

1971年3月,西德电影《痴迷》(古尔德·那哈曼导演,NCC发行)公映,电影以“色欲迷情(Porno&Eros)”为副标题,在宣传上采用了“这是色情电影”的惹火语句,取得了轰动效果。

1971年7月,东映的没穿衣服女优池玲子第一次出镜,男性杂志用了“大型色情女优”的宣传语。结果,到下半年,男性杂志就开始频繁使用“色情”这个词了。日活曾经是日本电影界首屈一指的大公司,后来因经营萎靡,电影摄制业务陷入了绝境。就在这一年秋季,该公司灵机一动,宣布将成人电影作为新的发展方向,其成人电影路线的品牌就是“日活Roman Porno”(日活色情故事)。“色情”一词由此在日本站稳脚跟。

色情电影泛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电视的普及。具体到日本,1957年全国有43家电视台,电视的销售数量突破了200万台。随着电视的普及,影像娱乐进入家庭,大众开始疏远电影院。1958年日本的电影院有11亿人次入场,到1966年大幅下降为3亿4000万人次。

面对如此低迷的惨状,电影界只能尽可能多地编排电视无法播放的女性没穿衣服或暴力场面,用面向成人的激进作品去和电视台对抗。

另外,电视之所以能在上世纪50年代末确立优势地位,无疑是因为电视播放技术的大幅进步。尤其应该注意的是,这一时期VTR技术正在迅速发展。

电视节目播放之初,采用的都是直播方式。像美国那种存在着好几个小时时差的国家,例如午间新闻,必须根据不同地区的时差播放。在影像录制技术尚未诞生的时候,基本都是依靠主持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重复劳动来实现这一点;而改变这种低效率状态的办法,就是加快VTR(Video Tape Recorder)技术的研发。

美国在50年代初就已经开始研发VTR技术,不过直到1956年Ampex公司推出四磁头VTR(使用2英寸宽磁带),这种技术才实现实用化。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在1957年率先使用VTR系统设备,1958年日本的NHK、TBS、大阪TV等引进了这套设备。与此同时,日本的电机生产商也开始研发VTR。有意思的是,电影产业在这一时期步入衰退期。也就是说,VTR技术的发展从根本上带动了电视节目的进步,而电影这种形式则出现了“退潮”现象。

从70年代开始,VTR设备的开发都是由日本来唱独角戏,最后是几家日本公司占领了国际市场。

日本在VTR开发领域独占鳌头的时期,恰好和色情电影的流行热潮重叠。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录像机身负记录大众最渴望的影像的使命。在色情电影大行其道的时代,崭新的影像传媒当然会将色情内容囊括进去,而日本人又近水楼台,对层出不穷的新型VTR设备唾手可得。色情电影的流行和VTR的开发几乎同步,这一点对后来艾薇热潮的到来具有重大意义。

1969年11月,索尼独特的“U型”盒式放像机试制成功。翌年12月,索尼、松下和VICTOR三家公司公布了0.75英寸盒式放像机的统一规格——U规格,彻底解决了开放式磁带在装填时的麻烦,对VTR设备进入普通家庭产生了划时代的意义。

不过,在销售初期,“U规格”却有一种题材备受欢迎,那就是面向成年人的、后来被统称为“色情录像”的产品。

在这些影像软件公司中,唯有做“黄带”的赚了个盆满钵满。买家主要是情人旅馆之类的地方,时至今日仍旧畅销的录像带百分之九十都是这类东西。

要说录像时代真正到来,则要等到五年以后。1975年,索尼推出使用0.5英寸盒式录像带的录像机“Betamax”,1976年VICTOR和松下也相继推出了“VHS”。在其他题材的产品陆续衰退的过程中,“色情录像”的生产体系和销售渠道却都得到了培育。毫无疑问,这一时期对80年代以后艾薇的发展至关重要。

只不过,命中注定,在80年代录像机流行之前,“色情录像”还必须经受严酷的考验。1972年,这种考验到来了。

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色情录像”的需求方并不是家庭,而是情人旅馆(汽车旅馆)。

这一时期可以说是经济高速增长的顶峰,不下车就可以完成入住手续的汽车旅馆以及设计新颖的情人旅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有资料显示,1974年全国新建的酒店和旅馆为4600家,其中汽车旅馆和情人旅馆超过4000家。新开张的情人旅馆为了吸引客人,手中的法宝正是“U规格”的VTR设备。而供每对客人消遣的“商品”,正是转成盒式带的“色情录像”。

武藤兰(终于找到日本人最爱艾薇片的原因了)

当时,拥有色情录像制作能力的公司屈指可数,它们都是从60年代就开始从事成人电影摄制的大型电影公司。

日活在1970年3月设立VTR室,东映也于1970年7月成立了东映VIDEO株式会社。与此同时,外国电影的发行代理“Herald映画”和外国桃色电影的发行代理“Million映画”合并成“日本Bicotte”,也成立了录像公司。这三家公司堪称70年代的“色情录像三巨头”。

但正如前面所说,放像机销售低迷,软件(录像带)也卖得好不到哪儿去。三家公司起初都是将本公司的普通电影转成录像带出售,经过调查研究,最后总算抓住了色情作品这根救命稻草。东映拥有制作“30分钟成人作品”的业绩,积攒了一些放映机拍摄的八毫米胶片素材,此时把这些素材都转成了录像带。而日活则棋慢一招,尚未完成“色情故事片专业户”的业务转型,旗下缺乏擅长表现没穿衣服或性爱场面的人才(该公司1968年筹划的没穿衣服时代剧《女浮世风吕》在性爱场面上费力不讨好,以致最后不得不将业务外包给粉红电影老字号“大藏映画”)。

日活把摄制工作外包给了粉红电影的制作者,而承包商中的一位就是后来拍摄“纪实·自慰”系列的代代木忠(当时是主要策划人)。

在那一时期,代代木忠使用的并不是摄像机,而是16毫米胶片。

那时便携式摄像机尚未普及,人们只有一个想法,即依靠大型座机边切换画面边进行拍摄。与此相对照,粉红电影制作者运用16毫米便携式(胶片)摄影机进行的拍摄灵活机动,好处很多。尽管如此,日活拨给代代木的制作经费也显得杯水车薪。

据代代木说,日活的色情录像制作开始于1971年8月,每个月向两家独立制作者订购四部。

只要看一下日活用于录像制作的胶片,就会觉得实在是粗劣不堪。还有,当你说“我能拍得更好”时,他们就说“那你给我们拍吧”。可是从商业角度讲,这种买卖很不划算。一部片子的制作费用总得要65万到70万日元,演员都是色情电影的专业演员,一天下来得给15000日元才有人干。拍摄时间要两三天,用四五个人。还有灯光两人,摄影三人,把这些单干户请来,人工费用就要30万左右。所以,根本没法雇人写剧本,也没法请导演。最后拍出来的作品,两部能卖140万到150万日元,就是说,两部合在一起也不过是十来万的利润。

能在如此捉襟见肘的预算下承担影像制作的,恐怕只有那些号称作品值300万日元、却又不得不在恶劣环境里忍气吞声的粉红电影制作者了。

日本枫红电影巨匠向井宽(独立制片人)承揽日本Bicotte和东映VIDEO的业务时,起用了在日本居住的外国女模特或外国游客,使用16毫米胶片制作录像带专用的“日产外国粉红电影”。另外,当时的盒式录像带只能收录30分钟内容,为便于压缩,他有意识地把面向剧场公映的60分钟的粉红电影分成前后两辑,分别拍摄。

同样,为了降低成本,代代木忠的办法是运用纪录片风格,最大限度地压缩剧本,减少台词,鼓励即兴表演。在80年代的艾薇制作中,独立制片人这种令人钦佩的创意以及对工作效率的不懈追求,都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出来。

可是不知为什么,代代木纪录片风格的录像却刺激了当局。

1972年1月10日,德岛县池田警察署以涉嫌散布淫秽图画逮捕了高松市的音像出租业者,《星期二的狂欢》和《世界派对》两部录像带被曝光。这两种录像带都是代代木操盘的日活作品。池田警署还进一步搜查了位于大阪的日活关西分公司,搜走了《蓝色公寓》和《色情·医疗顾问》这两部作品(近代映像制作)。

池田警署发起行动的起因,是接到了举报,“辖区内的情人旅馆里发现了下流录像”。警察并不知道录像是用与粉红电影相同的程序制作出来的东西,以为是无码的黄色电影,于是开始追究。在这个事件中,警方“抢跑”的嫌疑很大,可他们毕竟还有一个冠冕堂皇的旗号,那就是遏制“色情录像”的势头。德岛县警提出的主要指控就是,这些录像“几乎没有故事情节,是仅仅为了展示露骨场面而制作的电影”。而对于日活方面“情人旅馆是私密空间,用途不过是为了个人观赏,不属于公开陈列”的辩解,警方也给予了严厉的驳斥——“就算是情人旅馆,但在阿波舞大会的时候普通游客也会入住。”

涉案的代代木也发表声明,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运用(拍摄)技巧使本没有性交的场面看上去就好像在性交一样,从某种角度讲,我们做的和电影院里上演的35毫米的东西没什么不一样。女主角又都是用胸贴的……(受到追查的)这个只是因为全景镜头太长了吧?或许就是这个原因……

“德岛录像”案发19天以后,1月29日,这次是“日活Roman Porno”遭到了警视厅的调查。它被视为日本色情表现的分水岭,是十分重要的事件。

“日活Roman Porno”第一部在前一年(1971年)的11月20日首映,影片是全彩色画面,十分完美。女优团队演技高超,观众赞不绝口。因为这次成功,濒临倒闭的日活竟然起死回生。大型电影公司转拍成人电影,不但使“色情”这种表现手法进一步渗透到更多的平民之中,同时也使人们期待日本能够继欧美之后解禁色情电影。

1971年,在“日活Roman Porno”第一部尚未公映的时候,警视厅就到公布了电影剧照的杂志社调查情况,实际上是在打预防针。面对电影评论家“这是审查行为”的批评,警视厅这样回应:“就算时代再发展,只要触犯了刑法,警方绝不姑息。”

波多野结衣(终于找到日本人最爱艾薇片的原因了)

色情故事片的涉案将人们对日本解禁色情电影的希望一扫而光,而后映画伦理管理委员会(映伦)也被卷了进去。经过了前后长达九年的法庭辩论,1980年8月1日,“日活色情案判决”下达,九名被告终于被判无罪。

不过,映伦为了预防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早在公开宣判前的5月,就开始着手修改强化审查标准(即避免直接表现全裸和性行为,抑制声音效果及身体动作的描写,注意排泄、肉体虐待等描写不要引起自卑感等等)。

映伦的强化规范措施使观众的愿望幻灭了吗?没有!事实证明,该事件反而起到了宣传作用,为“日活Roman Porno”增加了观众。

欧美因为70年代初期的解禁,色情电影市场不断扩大,但是在日本,毋宁说是强化管制引起了人们对于色情电影认知和兴趣的提升,这才是观众增加的主要原因。在影像的世界里,同样会出现“逆反现象”——官方越是打压,民众就越是关注。

为了找到日本人最爱艾薇片的原因,上面详细的阐述了这么的论据论证,而且有根有据,可谓是相当的严谨的。今天发这篇文章,不为其他,只是觉得我们既然喜欢,那就大家一起涨涨姿势,多了解一些和朋友聊天也多一份谈资。当然这可不是小编写的,网上找来的。本文摘自《日本艾薇影像史》一书,译者陈涤,新星出版社出版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加微信号“gvb257”好孩子看不见!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 ( ・ω・ )颜文字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提示】由于垃圾评论过多,网站服务器超负荷,现开启会员评论功能,如发现回复内容为重复粘贴相同相似内容、无意义文字内容或是广告、垃圾内容,诸如“aaaaa”、"啊啊啊啊"以及复制文章内容来评论将锁定账号(无法登录和评论),望小伙伴们理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