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 > 凤凰花盛开时侠客赵生楼被杀

凤凰花盛开时侠客赵生楼被杀

其他 0评论
我初见赵生楼,是他在凤凰驿站被杀后,所以我见到的赵生楼不过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胸口有一道细细的伤口,是一柄既薄且窄的剑刺进去留下的创口,赵生楼脸上的表情很平静,看来死前没什么大的痛苦。

凤凰驿站因为广种凤凰树,所以被命名为凤凰驿站。凤凰花开时,漫天云霞,满地残红。

赵生楼被杀时就是凤凰花盛开的时候。

江湖传言,能杀赵生楼者,非女子不可。因为赵生楼武艺超绝,绝无敌手,但赵生楼有个致命缺点,那便是好色,男人绝不能近他三丈,只有女人才能近而击之。
侠客赵生楼
赵生楼好色也颇为奇怪,号称千好一不好。千好者,名目众多,几乎将世间所有女子都囊括进了,这是赵生楼自况风流之语,不必多言。唯有一不好者可以细说,一不好者,不是别的,却是一个人名,那个人叫楚影怜。

赵生楼有一首诗云:

江湖落拓复年年,琴剑今生是谬缘。

过眼丛花全不顾,人间不有楚影怜。

因为这首诗,因为这首诗是赵生楼写的,所以楚影怜也成为了江湖传说,名气和赵生楼的名气一般大,甚至在好事者眼里,楚影怜三字要比赵生楼三字还要有吸引力。

有人说楚影怜是赵生楼的恋人,也有人说楚影怜是赵生楼死去的妻子,因为这首诗是取自元稹的“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也有人说楚影怜是一个绝代美人,但是和赵生楼全无关系,所以赵生楼才这么落魄失意。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是楚影怜的名气的确是越来越大了。

但江湖上人只听过这首诗,无人见过楚影怜。楚影怜者,江湖一大迷也。

我踩着厚重的凤凰花瓣,走到那间破败的驿站里,空气中有着细细的凤凰花香气以及一丝血腥味,这丝血腥味自然是从赵生楼身体里发出的。

“杨捕头,这赵生楼究竟是谁人所杀?”捕快小罗问我说。

我还未答话,在旁边的捕快小方说:“自然是个女子,一来江湖上人人传说,杀赵生楼者非女子不可,再有从这伤口上看,应是女子之剑留下的创口。”

小罗豁然说:“莫不是楚影怜?”

这时我说:“没证据就不要胡乱猜测了。”小罗小方才闭口不言。

对呀,一代奇侠赵生楼到底是谁人所杀呢?论武功,天下无人可堪敌手,四年前在吴山,赵生楼以一己之力独战六大门派高手,不费吹灰之力,天下盟主欧阳云也在一百手内甘拜下风。所以赵生楼才不被六大门派所喜,一直孤身一人。但如此武功,百年难得一见,谁又能在凤凰客栈悄无声息地杀掉赵生楼呢?又况且,凤凰客栈丝毫不见打斗痕迹,这说明赵生楼是被一招致命的,那便是他胸口的那道剑伤,这就更匪夷所思了,江湖上哪里有第二个人能这么轻易杀掉赵生楼?找不出,找不出,也绝无可能,绝无可能。

“莫不是六大门派派了刺客来,将赵生楼无声无息地杀掉了?”小罗问。

我摇头说:“不可能,六大门派已经败于赵生楼手下,将他暗杀也不能挽回面子,再有,以赵生楼武功之不可测,近他三丈就早被发觉,又如何一招致命呢?”

“那莫不是下毒?”

“仵作细查了尸体,并没有中毒的痕迹,再有凭赵生楼的武功内力,下毒也早就被发现了。”

小罗抓耳挠腮,不再发言。

我望着窗外簌簌飘落的凤凰花瓣,突然陷入了一种绮丽的想象中,似乎赵生楼的死也像是这些凤凰花凋落一样,美得至极。

赵生楼是突然出现在江湖的,在吴山之役前,江湖上从来没人听过赵生楼的名字,他像是突然闪现出来的流星一样,一出现就闪耀天空,万人侧目。

江湖上只要说起吴山之役都无不震撼,找不到言辞来形容,只记得那天的赵生楼犹如神仙一般。白衣飘飘,武功卓绝,剑如飞龙,影若流雪,风流潇洒更是古今所未见。

只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吴山之役后,赵生楼便日日沉醉花街柳巷,饮酒唱歌,和他沾染的女人数也数不清。

在吴山之役时,有一个女子也在那里,她想不到这一次旁观,竟然将自己的一生也搭进去了,她就是欧阳云的女儿欧阳清儿。一见生楼便成迷,于是心心念念,生死相随了。就算赵生楼沉湎于烟花之地时,欧阳清儿仍旧痴心于他,他去哪里便跟着去哪里,甚至不惜和父亲决裂。不过赵生楼对欧阳清儿视若无睹。

有好事者说,他曾在依春楼见过赵生楼在狎妓,而欧阳清儿则面含眼泪地坐在对面,不言说也不去阻止,只听凭着赵生楼和一群妓女打情骂俏,倚红偎翠。

好事者说,欧阳清儿真是人间绝色,尤其是那双含着清泪的眼睛,谁见到都无法不怜惜。

但是赵生楼却能。

有人说,赵生楼不是千好一不好吗?一不好只是楚影怜,欧阳清儿应属在千好里,但何以赵生楼却不好欧阳清儿呢?有愤懑者就说,赵生楼也不过是言而无信之徒。

赵生楼却从未辩解过,他从来不想对世人说明白过什么事情,他无求于世人,自然也不受世人的钳制,唯有如此,他才能是赵生楼。

但是这样的赵生楼却无声无息地死在了一个破败的小驿站。由三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捕快收敛尸体。

我是宁河县的捕头,平时只是捉些偷鸡摸狗的人,就是杀人案也很少经手,赵生楼这样的人,我就是八百辈子也不可能遇到。但是现在他死在了宁河县,所以我不得不接手了。这么说来,我还有一点庆幸,要不是他,我大概一辈子也默默无名了吧。

只要和赵生楼沾染一丁点关系,就能名扬江湖。就像是那些娼妓一样,一旦和赵生楼调情过,便马上身价上涨,岂止百倍。我以后或可也能说,赵生楼的尸体是我收敛的。

我将赵生楼死亡的消息严密地封锁着,我猜想不这样的话,赵生楼死亡的消息会很快传出去。所以我要快,我要在所有人都赶来之前破解赵生楼死亡之谜,只有这样,赵生楼死亡之谜才有可能破解,不然永远会是另一个扑朔迷离的传说。

我现在要去找欧阳清儿,因为不管赵生楼走到哪里,欧阳清儿也会跟去的。这在过去的三年中一直没变,但在赵生楼死去的时候,欧阳清儿却不见了。

对的,我有理由怀疑欧阳清儿就是杀掉赵生楼的凶手。

我让小罗小方好生看着尸体,然后我骑着我那匹孱弱的枣红色的马,踏着厚厚的凤凰花,向大道驰去。凤凰花落在我的头发上,落在我的肩上,我似乎穿梭在风里,我似乎是一把快速翻飞的剑,只看得到凌冽的剑光。

我花了许久的时间才找到欧阳清儿,欧阳清儿却已经落发为尼了。

在一座幽静的古庵,我见到了面目平静的欧阳清儿。那的确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就算没有头发,也比我所见过的所有女人都要美丽太多太多。她跪在佛前,默诵着经文。我在旁边等了很久。其实时间紧迫,我一点时间都等不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欧阳清儿面前,我甘愿把所有的时间都花来等她,我甚至想一生就这么过去,只默默地等着。我再也不想关心世间的事情,也不想关心赵生楼的死,我只想等着欧阳清儿,甚至想,要是她不回应我,就永远这样该多好。

我等了欧阳清儿三天,三天后她才对我开口说话。

她对我说:“赵生楼是我杀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听到欧阳清儿的声音时,我就忘乎所以,全然不在意了。就算是她杀的如何,不是她杀的又如何?

我只说了一个字:“哦。”

“他只爱一个叫做楚影怜的人。”说到这句话,那张本来在佛面前平静如水的脸微微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可是,赵生楼的武功那么深不可测,你怎么能?”后面那个唐突的字眼我也不忍心说出来。

“是他求我杀掉他的。”欧阳清儿的脸上涌出了两行泪,然后再也无法断绝了。

“为……为什么?”

“他不爱我,所以才忍心让我做这样的事情。”

“那你为什么要答应?”我哆嗦着说。

“因为我爱他。”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这时不知是谁敲响了古钟,钟声一遍遍地响彻山谷,我们两个默默听着钟声,谁也没说话。我知道,在这一刻,我们心里都得到了一点平静,或者说是安慰。

钟声渐小时,欧阳清儿又嗫嚅着说:“因为,他说,如果我肯杀他的话,他会给我一个吻。”

我被欧阳清儿的话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时钟声的余音慢慢消散了,一切又归于宁静。

这时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如果欧阳清儿肯吻我一下的话,我也甘愿就这么死去。但是我知道这是妄想,我努力摒弃脑海中的这个念头,我用颤抖着的声音说:“那个,真的值得吗?”

欧阳清儿没说话,但是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我忽然一阵空虚,我的一生,竟然抵不上一个吻。

“那为什么?为什么赵生楼要让你杀他?”我灰心丧气地问。

“他说他活够了,已经等不及了。”欧阳清儿说这句话时,我看出了她脸上的疑惑,她必定也是不解的。是不是欧阳清儿杀死赵生楼时,也并不明白赵生楼一心求死的理由。要是真是这样的话就对欧阳清儿太残忍了。

“我不明白。”

“他给我说了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一个叫魏无忌的人的故事。”欧阳清儿说。

“魏无忌是谁?”

“他说,那个叫魏无忌的人,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但是也不想自杀,于是就天天喝酒,天天找女人,终于,在四年后死掉了。他说,这样的死是世界上最安逸的死。”欧阳清儿说。

我忽然朦朦胧胧地想起了这个故事,我是听说书人讲的,好像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曾经统领过百万精兵。

“那他喝酒找女人也是因为这样吗?”我傻傻地问。

“所以他喝花酒时,我其实一点不吃醋,我流泪只是因为我心疼他。”

“可是,他为什么不想活呢?”

“因为那个叫做楚影怜的人死了。”

“哦,原来他爱她。”我情不自禁地说。

欧阳清儿转过头去,面向佛,跪下了。

“可是他既然要酒色而死,为什么又要你杀他呢?”

“也许他还是觉得太慢了吧。”欧阳清儿说。

“也有另一种可能,他是要让你记住他,他害怕被遗忘。”我鼓着勇气说。

“我不知道。”欧阳清儿说。

“不,你知道,所以你才没有跟着他死去,你才痛苦地活着,才来这里出家,你想要永远记得他。”

可是欧阳清儿已经不再答话了。

我知道我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我站了许久许久,终于我在走时恶狠狠地问她说:“你是不是贪恋着那个吻?”

欧阳清儿照样没有回答我。

……

我又骑着那篇枣红色的瘦马回去了,回去的路似乎要比来的路短,我没花多久就回到了凤凰驿站。在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

赵生楼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既然将名看得这么重,为什么又要如此轻生?既然将情看得这么重,那么为何又要如此辜负别人的心?既然将死看得那么淡,为何又害怕被遗忘?

我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来,我找不到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那个已经混乱的心。

其实赵生楼也找不到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

他只记得他在楚影怜临终时说的话,他说:“要是我现在就死了,我就对不起我平生所学,但我要是不死,就对不起今生你对我的爱。我要展尽我平生所学,然后就来陪你,那时才两无遗憾。”

楚影怜只是含着眼泪,摇了摇头,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就含泪而逝了。那时的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于是江湖上,就多了一个惊天泣地的侠客,那便是赵生楼。

只是赵生楼没有预料到的是,他会遇到欧阳清儿。他的两无遗憾终究无法达成了,人生哪里能没有遗憾呢?他为了不负所学,就暂负了楚影怜,为了不负楚影怜,就只得负了欧阳清儿,他可以在四年后补偿楚影怜,可是又该怎样补偿欧阳清儿呢?世间事,几完缺,人能几何?所以他才拿自己的性命来补偿吗?

唯一可以聊解一生寂寞的,大概只有那个吻了。欧阳清儿知道,她确切地知道,那个吻是真心的,不是为楚影怜,单单是为她的,凭这个吻,她就可以成全他,然后自己独守永恒的寂寞和哀伤。

当我踏着那层已经腐烂的厚重的凤凰花瓣回到驿站时,我闻到了一阵恶心的尸臭味,那是赵生楼身上发出的。我还没有走进驿站,用棉布堵着鼻子的小罗小方就赶紧阻止我说:“都臭了,快烧掉吧。”

“江湖上没有人来吗?”

“影儿都没见到一个。”

我默默无语,就算如赵生楼这样的人,死后也会烂也会臭也会让人掩鼻,那普通人又如何呢?再有偌大世间,到底谁会记得谁呢?谁都不过是过客罢了,不管你英雄无二还是平头百姓,不过都是流光里的一抹尘埃罢了。记得你的,只是爱着你的那个人罢了,所以欧阳清儿才选择不去死,而是长久地记忆着赵生楼吗?

我们终究将赵生楼火化埋葬了,埋在一个平凡无奇的地方,我甚至没有写墓碑,因为我知道,就算写了,不想记住的人也不会记住,想记住的人,就算不写也不会忘掉。

埋葬了赵生楼后,我便辞掉了捕头,到欧阳清儿出家的地方做一个农夫去了,我知道,我一来没有清心去过那和尚的生活,二来也没有野心去过那江湖侠客的生活,我宁愿远远地守着一个人,默默老去,默默消逝。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加微信号“gvb257”好孩子看不见!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 ( ・ω・ )颜文字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提示】由于垃圾评论过多,网站服务器超负荷,现开启会员评论功能,如发现回复内容为重复粘贴相同相似内容、无意义文字内容或是广告、垃圾内容,诸如“aaaaa”、"啊啊啊啊"以及复制文章内容来评论将锁定账号(无法登录和评论),望小伙伴们理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