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门事件 > 6000婴儿视频泄露 这样的门事件竟然会发生|最新门事件

6000婴儿视频泄露 这样的门事件竟然会发生|最新门事件

门事件 53评论

今天,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莫过于“6000婴儿视频泄露”的事件了,这么大的事情,你觉得能引起重视吗?

最近,合肥一位年轻母亲发现,包括自己孩子在内的近6000名婴儿的影像资料,被上传到了一家商业网站。这则新闻目前并没有引起重视,但国内的新生儿信息泄露非常普遍且恶劣。

6000名婴儿视频泄露并没有引起重视,跨度长达两年

当一个母亲,发现自己的宝宝出现在商业网站,并且“病区”、“入院号”、“姓名”、“性别”、“年龄”一应俱全,她收获的并不是和别人分享的喜悦,而是震惊、愤怒和不解。

这次意外的发现,源自一个年轻母亲的自恋和无聊。她闲来无事在百度上搜索自己的名字玩,竟意外发现自家宝宝在保温箱里的视频,被放到了商业网站56网上。

随之被一起发现的,还有5793个孩子。这些婴儿都有一个共同点:在安徽省妇幼保健院出生。

读者看到这里,首先产生一个疑问,医院为什么要给孩子拍视频?原来,从2014年起,安徽妇幼保健院新生儿科安装了远程网络视频探视服务,在家也能看到孩子。但是要输入预留的住院号和密码,确保只能自己看。

现在,这些本出于“好心”而拍摄的视频(在医院口中这叫做“公益行为”),被全盘托出放在商业网站,医院的回应是“黑客”攻击,视频被盗。这种说法,目前媒体不好去判断,建议公安机关积极核实。

可以发现,这些视频上传时间的跨度接近两年,如果不是这次意外发现,可能会有更多的婴儿信息持续泄露。

6000婴儿视频泄露

新生儿信息泄露非常普遍,甚至大量骗局靠此支撑

有人说,中国人对信息泄露早已习以为常麻木不仁,从出生到死亡,是被泄露的一生。

这或许是一种客观描述,但不能证明国人对信息泄露不敏感,没有隐私意识,是现实颇多无奈逼人妥协。就以新生儿信息为例,几乎每个家长在生产完出院后,都会接到各种各样的推销电话,有卖婴幼儿用品的,有推销摄影的(满月照、周岁照)、有卖胎毛笔的,全是精准营销,不仅掌握你的电话号码,甚至知道你家孩子有多大,有一种你完全处于透明状态的惊悚感。

母婴类信息,属于高价值信息。这个时候,家长舍得花钱。所以此类信息,历来是信息泄露的重灾区。深圳和上海都发生过全市婴幼儿信息集体泄露的恶性事件,受害者数十万。

信息泄露的后果,不仅仅是承担推销电话的骚扰,更要面对诸多骗局。具体流程是这样的,你会接到一个自称是“卫生局”的人打来的电话,准确地叫出你的名字、宝宝的性别、出生日期。然后告诉你国家现在鼓励生育,有政策利好,会给你补贴,大概2000多元。最后再通过类似收手续费等环环相扣的骗局把你搞定。

这种骗术确实不高明,但抓住了一部分家长的“心理预期”,以为生完孩子真的有现金补贴。这里遗憾地告诉大家,我国没有任何针对新生儿的现金补贴,这个念头可以断了。

这种骗术的使用范围有多广呢?在网上搜了一下,大大出乎意料,大家如果有兴趣,可自行搜索“新生儿补贴诈骗”这几个关键字。这种诈骗大有“我是你领导,你明天来我办公室一趟”的风采。

真的无法追究信息泄漏的源头吗?

“母婴信息贩卖,已经成为监管难点中的难点。”

在处理这一类案件时,公安机关往往会对媒体强调,由于母婴类信息具有高附加值,往往被多次倒手,上下游之间从不见面,追查起来难度非常大。

这一理由,其实是非常值得商榷的。母婴类信息泄露,相比于其他信息,更容易追查源头。我们可以从婴儿信息登记的入口来看。能知道新生儿性别、年龄、家长电话甚至家庭住址的,只有三个途径。第一个途径毫无疑问是出生医院,第二个途径是某些社区医院(包括打疫苗的场所),第三个途径是户籍部门。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表示,追查成人信息泄露渠道难,因为存在着太多潜在的泄密途径,但婴儿的社会关系简单,登记完善资料的只有医疗单位、户籍部门等少数几个机构。

这个时候,如果采用“倒查”的方式,从婴幼儿信息登记的入口单位进行核实,难度并不大,至少比其他种类信息泄露的调查要容易。

这里有必要强调,新生儿资料的泄露,第一嫌疑人是医院。因为信息是由你第一个采集的,现在泄露出去,当然应该第一个调查你。但我们遗憾地发现,有关执法部门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并没有这种“办案直觉”。

《个人信息保护法》延宕多年,迟迟不出台

今年5月,济南警方通报说,成功破获了“20万名孩童信息被打包出售”案。这起案件最终怎么处理,尚不得知,但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经常有一些不法分子动辄一次收集倒卖上万条重要个人信息,最后的判刑,往往只是几个月甚至缓刑。

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刘仁文认为,如果没有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作基础,如何认定违法将会是一个难题。如果把问题都依赖于刑法,很容易造成刑法执法工作的超负荷运转和尺度不一。

奇怪的是,我国有40部法律、30多部法规、200部规章涉及个人信息保护。看着数量挺庞大的,但是,分散的法律条文并没有形成合力。

6000婴儿视频泄露

基于此,我国对个人信息泄露的惩罚非常不成体系,处罚标准不一。举个例子,中国软件开发联盟网站,曾经泄露了600多万条个人信息,但是,处罚仅仅是行政警告而已。

这里就牵扯出《个人信息保护法》的问题了。早在2003年,我国就开始研究出台《个人信息保护法》,如今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还是只有一个没通过的草案。

对于病人信息的保护尤其落后,和国外比,如同生活在不同世界

个人信息保护是个宏大话题,不妨略微把口子缩一缩,聚焦在病人信息保护上。

今年一月,一则“女子婚检查出艾滋后隐瞒,婚后丈夫被感染”的新闻引发争议,受感染的男子认为,婚检医院和疾控中心没有把妻子的病情及时告知,侵犯了自己的知情权。

确实,对于这起个案,过于强调隐私权,忽视知情权和生命健康权明显不合适。但是在国内,更常见的问题绝非“强调隐私权,忽视知情权”,而是病人的隐私得不到保障。

像婴儿信息被泄露这种恶性事件,在发达国家,已经不是什么隐私权的问题了,这是毫无疑问的犯罪行为。但是小恶不惩,大恶难究,如果不从问题的根子入手,婴儿信息泄露很难被重视。这个根子就是,我们要拿出多大的力气,去保护病人的隐私。

患者隐私权的保护,在医学伦理学中已被讨论得非常透彻,几乎没有灰色地带。例如美国自2003年开始执行HIPPA法案(目前没有正式中文名,可以称作“医疗电子交换法案”)。这个法案,就详细规定了“谁可获得患者医疗资讯”。

6000婴儿视频泄露

其中提出了10种情况,只有满足这10种情形,医生才能向外界透露病人的隐私,比如“分享给参与医疗护理或承担医疗费用的亲友,除非患者反对”、“为了公共卫生安全”、“帮助医院确认死者身份”等。如果医护人员违反这方面的法规,轻者罚款再教育,重者 吊销执照、终身不得行医。

总之,西方国家关于患者隐私权的规定多如牛毛,有些在国人看来甚至不可思议,比如:不在有第三者在场的场合(如电梯)讨论患者病情;与患者或家属讨论病情时,应放低音量并关上房门;所有与患者相关的电子邮件,都必须使用医院邮箱并加密;患者病历有名字的一面需朝下置放等。

显然,国内还没有进化到这一步,有些事情需要慢慢来,是社会进步,是社会人意识觉醒的必然结果。但面对新生儿信息被大量泄露如此恶劣的事件,患者隐私权这根弦,确实应该紧一紧了。

如果医院方面在类似信息泄露案中确有责任,那么,放纵医院方,正是信息贩子如此猖獗的原因。

你或许会觉得“婴儿视频泄露”这样的门事件没什么,但是再想想就细思极恐了,婴儿的主要信息都暴露了,如果有心人获取,给父母电话,并且说得头头是道,你会不信吗?你会不坐立不安吗?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加微信号“gvb257”好孩子看不见!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 ( ・ω・ )颜文字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游戏攻略秘籍

宅男福利标签

福利吧 (47)且听风吟 (42)美女 (38)涨姿势 (34)福利 (29)番号 (28)桃谷绘里香 (26)找福利 (26)求出处 (25)宅男福利 (22)新闻哥 (20)门事件 (20)乳此胸涌 (19)电影下载 (18)新闻哥吐槽 (18)波多野结衣 (18)素人 (16)雪中悍刀行番外 (16)gif动态图片 (15)内涵图 (14)大桥未久 (14)美少女 (14)女教师 (12)女神 (12)美腿 (11)天海翼 (11)徐凤年 (11)gif出处 (11)水菜丽 (11)雪中番外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