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涨姿势 > 你曾遇到过多坏的老师[深夜书店]

你曾遇到过多坏的老师[深夜书店]

涨姿势 0评论

我记得小时候第一次看到启蒙这个词,很诧异它的意思,拿去问老师,可能因为我常常有些奇怪的念头去询问,她有些不耐烦:就像我对你,就是启蒙。

在很多年里,我都以为启蒙就是老师的意思。

实际上,我们去翻看字典,会发现,老师行为就是启蒙的过程。然而,有多少老师真正做到了呢?除了宣传教育,启蒙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意思:开导蒙昧,使之明白事理。

好老师很多,坏老师也不在少数。

你曾遇到过多坏的老师[深夜书店]

<1>

知乎上有一个话题《你遇到过的坏老师可以有多坏》,有1万多人倾诉过,近5万人关注。类似但不同标题的话题还有很多。

先说说我的经历。

小学三年级时,我的语文、数学老师都是女人,很漂亮的那种,打扮入时,声音悦耳,单从审美上,真的很天使。可是,我更愿意称她们为魔鬼。

她们会依据心情来惩罚你,没有其他可遵循的准则。打手心、推扯、罚站、淋雨等体罚不是很多,可能因为女性不爱这种直接的暴力。经过她们俩多次商议,终于发明了一种新型惩罚——砸铅笔盒。

不知道你们小时候是不是这样——特别热爱自己的铅笔盒,尤其是新买的一定得小心翼翼地轻拿轻放,里面的每样摆设都有固定的位置,最喜欢的那支笔一定放在自己最精心布置的位置——反正我们是这样的。还会贴上那时流行的明星。

这些会在某一天全部破碎。被她们砸在地上,发出噼里啪啦地哭泣声,一一跺碎,还不许你捡起来。

我很清楚地记得有次,语文数学作业都很多,一直到晚上11点,才写完了语文,做数学的时就撑不住睡着了,那天语文老师发火时,我幸免于难。可是没躲过下一节课。

那天我带了一只新钢笔——三年级时候大部分同学用的是英雄啊之类,很便宜实用。我那支是爸爸从南京了结一个项目时买回来的,我特别珍惜,那是我读书时代最贵的一支。——那天,我一直在祈祷不要砸铅笔盒,不要砸,千万不要。

但是我的笔盒还是和大家一样,都被扔到了地上,那个女人——我的数学老师,一边砸一边骂着语文老师课在她之前,先一步砸掉了好东西,她更加生气,一个大坡跟跺在了我的钢笔上。

上盖被跺开,下一脚直接踩到了笔尖上,那么吵,我似乎都听到“咔”一声,有什么断裂了。

后来爸爸给我买了新的。但我总觉得没上一支那么小巧,在灯光下也不像上一支那么闪闪发光了,许是人们总是会失去的东西念念不忘吧。然而好景不长,那支笔也因为一道错题而断送在老师的脚下。

似乎这种惩罚有着莫名的快感一样。

等我们有了模糊的维权意识后,她早已辞职了。听说后来她老公犯了病,把她的两只手齐跺了。坦白说,听到这个消息,校长让我们去看望躺在病床上的她时,我们全班都露出了微笑,所有人,都没回应。那天的氛围很诡异,很解气又很心酸,我们毕竟才三年级啊。

这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残害。从那以后,我们稚嫩远大的梦想里,再也没有了“老师”这个职业。

<2>

也有些坏老师,会依据自己的利益为基础而对学生进行迫害。

和同事聊起坏老师时,她说过一个例子。

她的高中当地鼎鼎有名的重点班,赢得了很多国内的比赛奖项,每年的高考,更是一大批一大批地考近北大清华等数一数二知名院校。

她高一时进的是理科重点班。很多战争,来得都比较早。高一期中考后,老师们就开始比对各个同学的成绩,再和接下来的几次单科考试对比,形成曲线图,依靠下降或者停滞不前的趋势,开始劝退一些成绩不好的,因为期末考影响着老师那一年的年终奖,三年后的高考通过率又影响着能不能拿到一笔大额奖金。

对于不听话的,开始进行各种生理上心理上的打击。都才高一,谁会认命退学?没关系,几次摧残下来,你肯定会退学的。

冷嘲热讽——你这个死样子,去哪里都是人渣,还不如趁早去打工省点钱。你这么蠢,你爸妈肯定好不到哪里去,别做梦了,你读书只会给人看笑话。

各种体罚——跳着刺体罚痛打你,从生理上让你觉得痛苦,据说有个老师在讲台上连扇某学生耳光,一直扇到最后一排,扇到该生鼻血直流还不许他去医务室,站在太阳下面罚站,后来检查发现损伤了血管,一遇到刺激就会习惯性流鼻血,怎么也治不好。

但是他们可能不会意识到这些,在这些老师的眼里,为人师表,早在天狗食日时一并被吞没了,他们有的,只是奖金,和升职。书中自有黄金屋,谁说不是呢?

<3>

我们都遇到过喜欢以成绩划分学生的老师,你成绩好就是好学生,不好就是坏学生,哪怕你有多少其他的优点,哪怕哪天你成绩进步了一点,会怀疑你是不是抄袭的,他不相信你会进步,似乎你已然无药可救。

我高中时候班主任是政治老师,特别喜欢戴有色眼镜看人。

那时候为了练习,他常常会抱来一摞卷子,一节课的时间,让我们做选择题和一道大题,来检验最近的学习成果。

我记得有次的题很难,全班就一个女生选择题全对——是个综合成绩倒数但政治向来不错的女生。

我们都开玩笑,她将成为一匹黑马,女生本人也低头害羞地朝我们笑着。

那天上课时候,按惯例,班主任要点名前几名分数的,第一名自然是该女生,然后他说出女生名字的瞬间,脸上露出来的是一种非常浮夸的嘲弄表情。我看到该女生原本的微笑迅速冷却,头低下去整整一节课都没抬起来。

当时的我成绩也不好,但因为个子矮小,常年位居前三排。在某一成绩不错的男生告诉班主任他喜欢我的第二天,我的座位从第二排被换到倒数第三排。从那以后,我就没看清过黑板上的字。

去年加了一个高中同学群,大家嚷嚷着毕业这么多年了应该搞一个隆重大型的聚会,我是爱热闹的人,自是赞同,但后来有人提议,聚会请班主任来,弄成谢师宴。我二话没说退了群。

有人跑来数落我没良心,说我如今能有些成绩,与老师的栽培脱不了关系。

我冷笑回答,我的任何成就,与某些老师一分钱关系都没有!同时,我可以摸着良心说,这个群里,最懂得感恩老师的人恐怕还是我。每年的教师节,我都会给部分恩师打电话寄贺卡,也逢年过节去看望他们,群里有谁做到过?

但是,我感的恩,正如他们当时划分学生的标准一样——我只感恩“好老师”。

<4>

很多事情放到现在,我们都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也是受过高等教育,承载着一代又一代人希望之寄托的老师们,为什么时而像洪水猛兽呢?血盆大口张开,深见血喉!

一言不合就百般折磨学生的老师太多了,多到我们无比喜欢不管不问的大学老师,因为疏离了,也就不会有伤害。

有个学霸级的朋友也说起过一段难忘的往事。

其实他们班成绩非常好,每每考试都会霸占个人名次年级第一,班级名次年级第一,但仍然逃不了坏老师的魔爪。

他们有个极其变态的老师,喜欢学生按照她的想法来,不能差错丝毫。她有极强的控制欲,不允许女生头发不扎起来,不允许男生头发超过2厘米,不允许校服领子露出其他衣服颜色等等。

有天上课时,她发现讲台上有一滩水迹,于是大发雷霆询问是谁弄的。

那水迹是一个她特别不喜欢的学生不小心从杯子里洒出来的。由于她之前找着种种理由去责罚那个男生,全班人沉默不答。可这更加激发了她的怒气。

她命令班长拎着水桶去打水。然后朝每个学生的桌子上泼过去,一遍一遍的泼,泼了整整一节课时间,水受力溅起,落到校服上……那时已深秋,北方的天已然很冷。那天放学后,所有人的衣服都湿透了,第二天陆陆续续地感冒了。

她说这件事她记了十几年,始终忘不了,一个老师,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到底是为什么呢?

谁知道,除了这个老师本人之外,又有谁知道。然而她自己,怕是一转头就忘了这回事了,下班回家,抱着孩子逛商场,宠溺十足,一副良人模样。

不是说老师没有资格发泄,没有资格负面,没有资格做一个为所欲为的“坏人”,我们生而平等,谁都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是天使是恶魔,一念之间。天堂或地狱,可在乎可不在乎,即使没有热爱,只是当作谋生之手段,也请职业些对待,你可以下了讲台就冷脸走人,但不要把痛苦建立在别人身上,尤其是你在浇灌的花骨朵。如果不惜花,那么别种别栽,自有旁人怜惜!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加微信号“gvb257”好孩子看不见!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 ( ・ω・ )颜文字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提示】由于垃圾评论过多,网站服务器超负荷,现开启会员评论功能,如发现回复内容为重复粘贴相同相似内容、无意义文字内容或是广告、垃圾内容,诸如“aaaaa”、"啊啊啊啊"以及复制文章内容来评论将锁定账号(无法登录和评论),望小伙伴们理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