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 >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八章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八章

其他 0评论

少女王生在看到师父的眼神后,迅速关闭剑匣,重新无声无息。

师徒二人正是徐凤年和王生,其实不算凑巧,徐凤年的确要救人,不是什么观海徐氏的胭脂评女子,而是那个更换了姓氏的少年,在祥符年间的早期,当时这个十来岁的孩子应该姓孙才对,爷爷是西楚老太师孙希济。

西楚复国的尾声,大官子曹长卿死于太安城外,那位“女帝姜姒”殉国于西垒壁战场,之前死于西楚京城庙堂上的孙希济,老人所在家族,满门忠烈,武将无一例外皆战死沙场,文臣则以堪称引颈就戮的壮烈姿态,纷纷从容就义。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二章

但是只有那个年幼的孩子,在孙府火海中消失不见,当年离阳皇帝赵篆也没有深究此事的意图,让赵勾放弃追查,后来的新帝赵铸倒是对孙家颇为推崇惋惜,就希望能够暗中找出孙家仅剩的那株独苗,用来安抚和招徕广陵道更多的读书种子,不过一番刨根问底之后,发现这个孩子好像涉及到一桩天大秘事,于是离阳赵勾和京城刑部就不得不郑重其事起来。

徐凤年还是跟一位在剑州彻底扎根的拂水房老谍子喝酒,才获悉此事,其实若非观海徐氏出了个胭脂评美人,以至于吸引了太多注意力,极有可能已经让赵勾和刑部发现蛛丝马迹,恐怕少年就会始终以徐家子孙的身份安然成长,最后带着那个秘密老死床榻。

当然,徐凤年不清楚为何观海徐氏要让少年跟在徐宝藻身边,其实留在府上才是万全之策,宋笠和高亭侯胆子再大,也不敢真带兵把观海徐家给屠了。是觉得加上年迈马夫和那些江湖豪侠,就已经足够应付高亭侯部精骑?还是担心因为包庇罪而被新离阳抄家灭族,所以干脆将隐姓埋名的少年果断丢出家门,任其死于横祸,来个一干二净?

徐凤年对此倒是无所谓,他只要保住孙家少年的性命即可,要不然那个蒙在鼓里的高亭侯,多半不会放过这个“无足轻重”的徐家读书郎。

但是救下孙家少年之后如何处置,徐凤年很头疼,肯定不能一直带在身边,那么交到谁手上就是个不小的问题,照理说送去北凉交给谢西陲是最好,但是不是一般的路途遥远,毕竟要从东南到西北,几乎穿过整座中原,现在的徐凤年真的是最怕麻烦了。

眼角余光瞥见那个火急火燎唯恐功亏一篑的大剑堂刘关山,徐凤年那一肚子坏水又泛起些涟漪了,分别看了眼丫鬟和妇人,“我们双方心知肚明,而且既然姑娘你有了取舍,那就跟着我往西走,放心,我会帮你安置在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地方。”

刘关山沉声道:“我们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如何信得过你?!生死岂能儿戏!”

徐凤年笑道:“不是早就说过了嘛,与那位大嫂子五百年前是一家,刘少侠难道忘了?”

然后所有人看到那个青衫男人,不知为何独独对坐在吕思楚身前的小女孩笑了笑,笑脸温柔道:“小丫头,别怕啊,叔叔等下让姐姐保护你。”

小女孩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

徐凤年对王生说道:“你护着他们去到武帝城为止,然后来徽山……算了,还是直接去地肺山找我吧。”

王生看了看那个翻身下马的丫鬟,又转头看了看师父,眼神有些复杂。

徐凤年打赏了一颗板栗,气笑道:“胡乱想什么!”

王生冷哼一声,掠至一匹没了主人的枣红大马之上,来到那些人身旁,冷声道:“走吧。”

徐凤年猛然一拍额头,满是恍然大悟和如释重负的表情,对王生喊道:“等等,师父跟你换一换,你带着姑娘往西走,一路上放开手脚便是。如此一来,师父就能偷个懒,陪他们逛荡到剑州边境就够意思了。”

王生眼睛一亮,有些开心。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走向徐凤年的丫鬟摇头道:“我只跟着你。”

徐凤年耐心解释道:“我徒弟虽然年纪不大,但的确是位高手,也绝不会随便丢下你。”

肌肤微黑相貌平平的少女依旧摇头道:“可我不是。我不想死。”

徐凤年愣了愣,第一次意识到这个年轻女子,没自己想象中那么单纯,其实她一语道破了天机,徐凤年根本不在乎她的生死,王生带着她往西走,无非是用来吸引视野,事后在高亭侯甚至是宋笠的围剿中,王生自然进退自如,至于她的下场如何,徐凤年懒得计较,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一向是徐凤年行走江湖的宗旨。

徐凤年没有说话,王生也没有催促师父。

徐凤年看着那个戴着面皮的少女,突然叹了口气。

他想起了慕容梧竹和慕容桐皇那对姐弟,当年也是初次相逢在这广陵道剑州,当时他们为了逃避成为徽山老祖宗轩辕大磐的鼎炉,被袁庭山那条疯狗追杀……

徐凤年淡然说道:“我把你送到徽山大雪坪。”

少女果断道:“好!一言为定。”

徐凤年对王生说道:“要不要送你一只小匣带在路上?”

少女剑客摇头道:“还是师父你自己带着吧,方便装神弄鬼拐骗师娘……”

徐凤年恼羞成怒地挥袖道:“没大没小!”

在少女和妇女一阵窃窃私语后,在吕思楚和紫裙女子的好奇视线中,以及刘关山嫉恨愤懑的隐蔽眼神中,双方就此分别。

徐凤年带着少女走向那堆熄灭了的篝火,然后盘腿而坐重新生火,他脚边搁着只干瘪的长条布囊。

少女一手牵着一匹马,低头望着那个男人问道:“我们还不动身吗?”

徐凤年拨弄着篝火,继续烤着那只已经大半金黄的野兔,先前高亭侯一槊挑来,其实没什么影响。徐凤年随口说道:“先填饱肚子。”

少女眼神阴郁,可到最后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徐凤年撕下一条兔腿,递给始终不愿坐下的少女,抬头说道:“附近城镇都已夜禁,咱们肯定得露宿,我倒是不饿,你怎么办?”

少女犹豫了一下,松开马缰后坐到他身旁,隔着两臂距离,所以得两人都弯腰了,她才能接过那条香气四溢的野兔腿,然后她侧身轻轻咬着,徐凤年一笑置之,也撕下一块金黄油腻的兔肉,细嚼慢咽。

徐凤年在两人解决掉那只野兔后,拍了拍手,好奇问道:“你怎么敢跟我走的?”

少女反问道:“我敢不跟你走吗?”

徐凤年笑着摇头,“女人太聪明了也不好。”

少女眼神晦暗,轻轻抬手擦拭嘴角,一言不发。

徐凤年斜挎布囊缓缓起身,“吃饱了就动身。”

少女迅猛起身,快步走向一匹马,然后她马上局促不安起来,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完全不会骑马啊!

徐凤年感到有趣,走到她身边,伸手轻轻按在她肩膀上。

少女迅速低腰抽身后退,然后快速抽出一把原先绑在袖中手臂上的匕首,双手死死握住,她眼神坚毅死死盯着这个意图不轨的青衫男子。

徐凤年没好气道:“我不管你面皮底下长什么样子,反正我没看过,以后也不打算看到。只说你现在的这副模样,需要我给你一柄镜子吗?”

少女耳根子通红,但仍然不愿意放下匕首,那双与平淡容颜截然不同的秋水眼眸之中,充满着唾弃和鄙夷。

被当成登徒子的徐凤年站在原地,双指并拢推开那柄刺向眉心的长剑。

原来是吕思楚重返后一剑迅猛刺出。

王生停马在远处,没有阻拦吕思楚的出手,少女只是翻了个白眼。

吕思楚没有递出第二剑,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因为他的整条胳膊都已经失去知觉。

徐凤年瞥了眼这个年轻人,“我在祥符二年,曾经跟你爷爷吕丹田交过手。”

说完这句话后,徐凤年一步踏出,抓起少女的肩膀,两人瞬间消失不见。

吕思楚目瞪口呆,如遭雷击。

数十里之外的一条羊肠小道上,头晕目眩的少女弯腰不停干呕。

徐凤年喂了一声,把那柄从她手中摔出的匕首递还给她。

少女颤抖着接过匕首,插回鞘,瞪大那双会说话的水灵眼眸,茫然,震惊,好奇,不一而足。

徐凤年笑问道:“缓过来没?”

少女下意识点点头。

下一次两人停下身形,少女一屁股坐在地上,片刻后当徐凤年又问相同的问题,少女咬牙点头。

第三次停下后,少女泫然欲泣,根本不等徐凤年开口,就使劲摇头。

然后两人一人坐一人站在山间溪流旁,徐凤年笑了笑,没有带着她立即赶路。

少女深呼吸一口气,蹲在溪边,掬了一捧清水洗了洗脸,然后怔怔出神。

徐凤年提醒道:“你那张生根面皮不够精良,下次洗脸的时候小心一点。”

少女转头问道:“我能问你是谁吗?”

徐凤年点头道:“当然可以。”

少女静待下文。

徐凤年继续道:“但是我不会说。”

少女无言以对。

少女想了想,“我就是那个徐宝藻。”

徐凤年笑道:“我也姓徐。”

少女第一次露出笑容,“我如果摘了这张面皮,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谁?”

徐凤年反问道:“我脱了衣服,你脱不脱?”

少女再次无言以对。

徐凤年蹲下身,拔出一根生长在石缝间的小草,放在嘴里轻轻咀嚼着。

少女望着他的侧脸,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 ( ・ω・ )颜文字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游戏攻略秘籍

宅男福利标签

福利吧 (47)且听风吟 (42)美女 (39)涨姿势 (34)福利 (30)番号 (29)找福利 (26)桃谷绘里香 (26)求出处 (25)宅男福利 (22)门事件 (20)新闻哥 (20)波多野结衣 (19)乳此胸涌 (19)新闻哥吐槽 (18)电影下载 (18)素人 (16)雪中悍刀行番外 (16)gif动态图片 (15)美少女 (14)大桥未久 (14)内涵图 (14)女教师 (12)女神 (12)水菜丽 (11)徐凤年 (11)gif出处 (11)天海翼 (11)美腿 (11)种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