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 >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十四章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十四章

其他 0评论

既然那个家伙没有催促,徐宝藻就乐得一块一块石碑仔细观摩过去,看她的架势,好像恨不得要扛起那些沉重石碑下山。事实上历史上还真有书法痴人做过此举,耗费巨资雇人将十数块碑文运送下山,也许初衷是希望能够更好保存石碑,不至于年年遭受日曝雪冻,但可惜恰恰是碑林依旧屹立至今,那些藏在高门大族庭院深深处的石碑,反而毁坏在春秋战火之中。世事难料,不外如此。

徐凤年看了眼天色,提醒道:“动身吧,刚好可以去山顶看日落。”

徐宝藻不愿起身,“日落有什么稀罕的,这些梅花小篆如妩媚美人、大楷如沙场猛将、草书如诗家仙人的碑刻,我可不是天天都能瞧见的!”

徐凤年说道:“如果事情顺利,你以后就要待在这地肺山,以后再来拓印不是难事。”

背对徐凤年的少女沉默不语,缓缓起身,毫无征兆地狠狠踹了那块西楚国师李密撰书《第一山》一脚,然后她僵硬不动。

徐凤年忍住笑意,“疼就喊出来。”

徐宝藻猛然转身,不知为何有些眼眶湿润,“我要修道,我要习武!然后总有一天,我要打得你满地找牙!”

徐凤年翻了个白眼,率先动身前往山顶,只撂下一句“莫名其妙。”

徐宝藻犹豫片刻,还是跟上。

泪眼朦胧的少女,依依不舍地回望一眼那块《上善山》碑刻,远看如花。

观海台是一座巨大石砌建筑,占地广阔,足有一顷,无论北望还是望南,视野开阔,如身处天地正中,让人心旷神怡。

当年大楚覆灭,中原陆沉,西楚亡国遗民十数人联袂而至,纷纷跳崖而死,因此又有殉国台的称呼。

通往观海台的山路有两条,一西一北,徐凤年由西面登顶,视线中,只见观海台靠南临崖位置,有七八人并肩而立,隐隐约约分作两拨,算不得太过泾渭分明。这群人一起远眺南方,天气晴朗的缘故,依稀可见如同纤细白练的那条广陵江。

当徐凤年走入观海台的时候,有两三人不约而同地转头望来,约莫是察觉不到这位不速之客的气机异象,当做是寻常远游人,便不再理会,只有一名尤为风流倜傥的英俊男子,多看了徐凤年一眼。

徐凤年有些小小的惊讶,此人在及冠之龄就达到趋于圆满的二品小宗师境界,武道前程,将来必然指玄,天象可期。在如今蛟龙潜隐的新江湖,应该已经属于相当拔尖的后起之秀了。毕竟如陈天元、童山泉这些不可以常理度之的武道天才,属于千年江湖最大年份里的那一小撮人,一般意义上的江湖高人和武道宗师,应该是笳鼓台陆节君、中原神拳冯宗喜这些时不时便抛头露面的人物才对,经常相互切磋砥砺武学,或者偶尔去大雪坪、幽燕山庄那边现个身,否则苍天在上似的躲在云雾之中,在寻常人眼中,就只能是佛龛里的菩萨、挂像上的神仙了。

徐凤年驻足原地,转身望去,少女蹒跚而行,与他对视一眼后,便停下脚步。

徐凤年没想到这丫头的气性倒是挺长,也不介意,当然也不会顺着她。

天底下唯一能够让徐凤年心甘情愿认输认错的,甚至不用在乎什么道理不道理的,大概就只有他的闺女小地瓜了。

就像徽山儒圣轩辕敬城之于轩辕青锋,白衣僧人李当心之于李东西。

你是我的女儿,爹就可劲儿心疼你,天经地义,没道理可讲。

少女跟徐凤年擦肩而过的时候,依然板着脸生闷气。

更早来到观南台的那些游客纷纷转身,大多对气态容貌都平平的“主仆二人”并未上心,其中有位约莫七八岁的锦衣孩子眼神尤为老道,始终在远处徐宝藻的身段上打转,少女出挑得婀娜多姿,从侧面望去,高峰耸峙,后背至纤腰处蓦然紧束,接下去便是那处滚圆风光,这种弧度的其中滋味,非花丛老手不能领会。富贵门庭的权贵公孙,年纪再小,无论心思还是眼界,想来也元远不是寒庶子弟可以媲美。只不过这个浑身老气颇重的孩子到底尚未十岁,便有此等老辣眼光,也算异类。

徐凤年叹息一声,太平盛世,人人衣食无忧,自然饱暖思淫-欲。

不知骤然得势的凉党在真正权倾朝野之后,下一代或者是第三代凉党子弟,可能一辈子都不曾亲身经历过那些西北战事,还能如初代凉党的祖辈父辈那般赤子之心吗?

到时候会不会变得与早年的中原读书人一般无二?会不会一听到长辈们在迟暮之年碎碎念叨那些生生死死,丝毫不觉得荡气回肠,只觉得耳朵起茧子,烦不可耐?会不会觉得事后他们的坐天下,躺在家族功劳簿上享福,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徐凤年一想到这些糟心事,就有些提不起兴致,倒也谈不上灰心丧气,只是有些想喝酒罢了。

兴许是敏锐察觉到陌生人审视打量的视线,徐宝藻下意识就来到徐凤年身边,这叫两害相权取其轻。

徐凤年带着她站在观南台西边,眺望西北边关,遥不可及的黄沙万里,遥不可见的大漠狼烟。

树欲静而风不止。

有位啃着月饼的白袍公子哥,斜眼打量了眼梳着小两把头发髻的徐宝藻,眼睛一亮,对于少女的平庸相貌倒是并不介意,显然是早已领略过女子丰腴身段的妙处了。

白袍公子哥身边有位锦衣玉带的狗腿帮闲同龄人,很快心领神会,大步向前,倒也不至于开门见山地摆出欺男霸女的架势,而是径直来到徐凤年和徐宝藻身前,微笑招呼道:“相逢即缘,何况是在这人烟稀少的地肺山,更是难得的缘分,所以……敢问公子和这位姑娘是何方人士?”

感觉有徐凤年撑腰的少女很不客气地冷笑道:“缘分?也分善缘孽缘的。”

徐凤年打赏了一颗板栗在她额头,转头微笑道:“我们啊,靖安道青州人氏。可有事情?”

这位公子哥一手持紫檀扇,一手扶住腰间玉带,啪一声熟稔打开扇面,“世间山水皆有灵,你我不妨共赏美景!刚好咱们那边有些零碎吃食。”

徐凤年恍然笑道:“这有何难,理当如此。只不过我的通房丫鬟性子不好,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那人眯眼玩味道:“不碍事。”

徐宝藻给那个通房丫鬟的说法气得浑身颤抖,一脚踩向徐凤年脚背,却踩空,反而被徐凤年牵起手跟着那位眼神不正的公子哥。

两拨人聚在一起后,那位年纪轻轻便跻身小宗师境界的男子沉默不言,继续举目远眺。其余男男女女都向徐凤年和徐宝藻望来,尤其是那名被众星拱月的一袭素雅白袍公子哥,更显得温文尔雅,像一头开屏的孔雀,柔声笑道:“在下张轼,求学于白麓书院。”

徐凤年一脸艳羡道:“重新修缮供人习道治学的那座白麓书院啊,听说朝廷刚刚赐下‘文镇中州’御书匾额,礼部侍郎也赠予‘独秀南方’副匾,山主张肃更是江南文坛的领袖人物,张公子能够在白麓书院求学,厉害厉害。”

那名持扇公子赶忙见缝插针道:“咱们张公子正是白麓书院山主的嫡长孙,岂是寻常的求学士子!”

张轼转头佯怒瞪了一眼,后者笑道:“本来就是事实嘛,谁不知道江南道‘张桃源’张解元的大名。”

然后他望着徐凤年笑问道:“你可知‘张桃源’?”

徐凤年笑道:“在下孤陋寡闻,愿闻其详。”

兢兢业业为张轼张大公子助长声势的持扇公子耐心介绍道:“张公子不但是咱们江南道的乡试解元,很早便是享誉士林的神童,十一岁就以《访桃源隐士不遇》一诗名动天下。”

徐宝藻讥讽道:“观其《桃源》诗,根本就是老文贼张肃捉刀代笔之作。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哪来那股子出世避世厌世的味道,只听说人到中年万事休,或是活腻歪了的老头子,才会感慨怀才不遇……”

徐凤年不动声色地捂住她那满嘴飞剑的小嘴,笑呵呵道:“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张轼整张脸都黑了。

张轼身边站着一位英武江湖气的剑眉女子,脸色阴沉。倒是从头到尾黏在那名武道小宗师身边的清秀女子,听到徐宝藻一针见血的刻薄点评后,偷着乐,有些幸灾乐祸。

江湖女侠喜欢攀附官宦子弟,喜欢那份书卷气,大家闺秀唯独爱慕江湖少侠,爱慕那份逍遥。

自古而然,尤以李淳罡所处那座江湖最是风靡。

李淳罡之后,又有百年修得徐凤年。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点击在线观看←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游戏攻略秘籍

宅男福利标签

福利吧 (48)且听风吟 (43)美女 (40)涨姿势 (34)福利 (30)番号 (29)桃谷绘里香 (27)找福利 (26)求出处 (25)宅男福利 (22)新闻哥 (20)门事件 (20)乳此胸涌 (19)波多野结衣 (19)新闻哥吐槽 (18)电影下载 (18)雪中悍刀行番外 (16)素人 (16)gif动态图片 (15)美少女 (14)内涵图 (14)大桥未久 (14)女教师 (12)女神 (12)天海翼 (12)gif出处 (12)美腿 (11)徐凤年 (11)水菜丽 (11)雪中番外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