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 >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十七章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十七章

其他 0评论

徐凤年带着少女在一座山的山脚停下,身后是一条潺潺而流的灵秀河水,那座山算不得高,左右有山丘如同门阙,在两人脚下是一条大幅大幅青石板铺就的登山道路。

徐宝藻环顾四周,如同一位掉书袋的老学究,“这地儿,在地理堪舆上好是好,却不拔尖,根据西楚国师李密的那部考古志,终南群山以雁回峰最佳,大槐峰其次,朝阳峰又次之,总计罗列七十二峰,或磅礴积郁或清丽淑雅,都可谓风水形胜,此处虽然也能藏风聚水,可底子太差,充其量只是位足不出户的小家碧玉,见识有限,难登大雅之堂。”

徐凤年缓缓登山,“这话啊,稍后跟你爱慕已久的年轻掌教说去,说不定他一听就瞧上你了,结成道侣,神仙也羡慕。”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二章

徐宝藻恼羞成怒,“赵掌教遍览群书,博采众长,终成集大成者,世人都当心神往之,你自己粗鄙不堪也就罢了,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徐凤年一笑置之。

山不高,山坡自然不长,走入一块平地后,三座茅屋映入两人眼帘。

少女看到三人并肩而立,像是在隆重迎接他们。

心神摇曳的少女赶紧停步正衣襟,然后下意识低下眉眼,小心翼翼跟在徐凤年身后。

那三人,皆是凡夫俗子眼中的神仙中人。

龙虎山当代掌教赵凝神,羽衣卿相,是不在庙堂的黄紫贵人,更相传此人是龙虎山初代祖师爷转世,天生心有灵犀,独力支撑起传承近千年的“南方第一家”。

白煜,前朝皇帝赵惇御赐的白莲先生,据说早年在大真人齐玄帧羽化登仙的那座斩魔台上,替天师府参与那场佛道之争,辩服两禅寺十数位得道高僧。后来更是成为北凉道的凉州刺史,从二品的封疆大吏,本该顺势成为凉党栋梁之一,却选择退隐山林,治学立言。

齐仙侠,被誉为最有仙风侠气的道士,曾经在一人仗剑登上武当山,与后来骑鹤下江南的仙人洪洗象结茅为邻。

少女每走一步就思绪混乱一分,到最后完全不知所措,迷迷糊糊,以至于连那位白莲先生向身边姓徐的作揖致礼,她都不曾注意。

赵凝神和徐凤年从春神湖一战就是敌对关系,当然不会太过殷勤。

相比肩挑重担的赵凝神和身份复杂的白煜,齐仙侠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方外之人山上之人,更是不会在乎那些繁缛礼仪,属于你既来之,我便安之,是恶客登门寻衅还是有朋自远方来,无非是一桩拔剑与否的简单事情。

徐宝藻直到被徐凤年按下肩头坐在一张小竹椅上,才猛然惊觉,火烧屁股一般站起身,对三人施了一个雍容大方的万福。

赵凝神眼神晦涩不清,齐仙侠无动于衷,唯有读书读伤了眼睛的白莲先生,笑眯眯的,有种看好戏的神态。

徐凤年跟那三人相对而坐,直截了当道:“她叫徐宝藻,是观海郡徐家的人,登榜胭脂评后,被副节度使宋笠觊觎美色,无处可躲,你们要是愿意接纳,就让她在你们这儿当几年端茶送水的丫鬟。”

赵凝神默不作声,又细细打量了一眼脸上覆有生根面皮的少女。

齐仙侠面无表情,只是眉头微皱。

白煜玩笑道:“怎么,家里屋子不够啦?可再拥挤,也没有把姑娘丢到这穷乡僻野的道理嘛。何况她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子,待在这地肺山也不合适。”

徐凤年指了指少女,“天师府龙池里的紫金气运莲,如今是何种光景,赵凝神肯定一清二楚,这一切都归功于她,你们收不收,看着办。”

白煜讶异哦了一声,身体前倾,使劲眯眼,“让我瞅瞅,不敢相信如今的天下,还有这般钟灵毓秀的幸运儿。”

白莲先生嘴里的幸运儿,是练气士眼中的那一种,为天地气运所宠幸,得天独厚。

赵凝神摇头道:“自古福祸相依,大福骤降,如烈火烹油,未必是幸事。这份额外气数,我龙虎山不敢窃据。”

白煜摆摆手,“不急不急,就算铁了心拒绝,也容我找个挑不出毛病的借口才行,要不然咱们好不容易修出这条青石板路和三座茅屋,恐怕就要毁于一旦了。”

徐凤年伸出大拇指,“不愧是当过一州刺史的人。”

这个时候神游万里的徐宝藻才算稍稍还魂,低声问道:“你真认识赵掌教和白莲先生他们啊?”

徐凤年靠在清凉的竹编椅背上,“认识,但不熟。”

徐宝藻最受不得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懒散模样,瞪眼道:“你倒是坐好呀!”

白煜哈哈大笑。

徐凤年扯了扯嘴角,“这位姑娘,最是仰慕钦佩赵掌教和白莲先生,这一路上都把你们两位给吹捧到天上去了。”

徐宝藻耳根子通红,双手攥紧衣角,低头不敢看人。

徐凤年也没有继续戏弄少女,正儿八经问道:“你们可听说过江湖四大怪人怪事?”

白煜点头道:“有所耳闻,有个来历不明的胭脂和尚,最喜欢去勾栏之地与人讲佛法。南疆道有位画龙真人,一生画龙三万幅,传言他只点睛一幅,便腾云驾雾而去。绰号祥符迎春人的那个家伙,自称是符将红甲的缔造者,不知活了多少岁数。而最奇怪的是一位长生稚童,曾于两年前的雪夜,独上武当山,牵走了上任武当掌教洪洗象的那头青牛。”

白煜笑了笑,“我看啊,还得加上眼前这位小姑娘,竟然能够让龙虎山天师府的紫金气运莲,一气呵成生出了那么多朵花苞。”

徐凤年继续问道:“可有定论?”

白煜反问道:“这些与你又有何关系?”

徐凤年道:“适逢大旱之季,水落不仅只是石出,还有那些躲在水底下的千年老王八。我不在意他们的根脚,不在乎到底是谁埋在人间的棋子,我只想知道他们有没有彻底撇清关系,有没有可能重新打开大门。”

白煜直言不讳道:“没有人得道飞升的赵家天师府,那还是天师府吗?所以你问的这个问题,其实问谁都可以,问武当当代掌教韩桂,问南海观音宗,甚至问首圣傅符,问离阳钦天监,都无妨,唯独问我们龙虎山,很不合适。”

赵凝神沉声问道:“你怀疑那位牵走青牛的长生稚童,是我天师府某位隐世不出的祖师爷?”

徐凤年笑道:“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

赵凝神淡然道:“如果贫道说不是,你会信?”

徐凤年摇头道:“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信。”

赵凝神笑意恬淡,“既然如此,为何要问?”

徐凤年给出一个谁都意料不到的答案,“做买卖,无非是你漫天要钱我坐地还价……”

少女咬牙切齿道:“姓徐的,我不是一件货物,就算是,也不归你!”

徐凤年一拍额头,无可奈何道:“摊上这么个憨货,我算没辙了。”

赵凝神干脆闭上眼睛,好似在静气养神。

齐仙侠突然问道:“小姑娘,你可想学剑?你心性与贫道的剑道契合,贫道希望能够收你为徒。”

少女脱口而出道:“齐真人是如何看出我的心性?”

齐仙侠没有藏藏掖掖,随手指了指身后一座简陋茅屋,“贫道放在屋内的那把桃木剑,遇你而喜,如见故人。”

道不可道,妙不可言。

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她转过头,结果看到那张神情淡漠的脸庞。

她深呼吸一口气,“好!齐真人,我需要行拜师礼吗?”

齐仙侠笑着摇头,“不需要,以后你甚至不需要刻意喊贫道师父,一切顺心随缘。”

徐凤年站起身后,便一言不发下山去了。

如来如去。

少女始终背对着他,咬着嘴唇,神色黯然。

白煜有些奇怪,赵凝神轻声道:“这一局屠龙大棋,他终于察觉到了。”

白煜叹息一声,“纠缠不清,何苦来哉。”

赵凝神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盖棺定论,“他不死,天上地上都不安心。”

白煜站起身,已经看不到那人的身影,自言自语道:“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他这辈子好像没输过。”

赵凝神平淡道:“这恰恰是症结所在。”

少女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听懂,她心扉之间,怅然若失。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点击在线观看←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游戏攻略秘籍

宅男福利标签

福利吧 (48)且听风吟 (43)美女 (40)涨姿势 (34)福利 (30)番号 (29)桃谷绘里香 (27)找福利 (26)求出处 (25)宅男福利 (22)新闻哥 (20)门事件 (20)乳此胸涌 (19)波多野结衣 (19)新闻哥吐槽 (18)电影下载 (18)雪中悍刀行番外 (16)素人 (16)gif动态图片 (15)美少女 (14)内涵图 (14)大桥未久 (14)女教师 (12)女神 (12)天海翼 (12)gif出处 (12)美腿 (11)徐凤年 (11)水菜丽 (11)雪中番外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