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 >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十八章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十八章

其他 0评论

她不知道,因为她的缘故,牵一发而动全身。

风雨自八方而来,向他而去。

洞天福地的地肺山,群贤毕至。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约莫十位衣着气态皆迥异的男男女女,匆匆而来,姗姗而来,飞掠而来,蹒跚而来,踱步而来,骑牛而来。

南边,有位模样清逸的年轻儒生,背着棉布行囊,露出书画的轴头,或紫檀或白玉,攒集拥簇,如沙场雕翎冒出于箭囊。

西边,有位骑牛稚童,盘腿而坐在青牛背脊上,眉眼如画,眼神晦暗。

北边,有位光头大和尚,一袭金丝袈裟,熠熠生辉,慈眉目善,笑脸和煦。

东边,有位富家翁装束的肥胖老人,背着一只巨大木匣,看似气喘吁吁,只是每一次呼吸之间,整张脸庞上,一缕缕雪白气息如纤细白蛇,倒挂七窍。

东北方向,有位身段妖娆的年轻妇人双腰悬三刀,满脸肃穆,既英武且妩媚,天生尤物。

西南方向,有位身材魁梧如同天庭神将的中年汉子,肩挑长槊,笑脸满是玩世不恭。

西北方向,有位本就矮小又驼背的老者,倒持无鞘双剑,剑气冲霄。

天地八方,似乎唯有东南方向无人进入地肺山。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二章

赵凝神举目远眺,脸色凝重,呢喃道:“竟然这么快。”

齐仙侠皱眉道:“是龙池紫金莲的异象泄露了天机?”

赵凝神略作思量,点头道:“有可能。”

白煜笑问道:“可是那拨浩浩荡荡仙人雨落人间中的谪仙人?”

赵凝神这些年修道有成,感知敏锐不输练气士宗师,一语道破天机,“有些是,有些则是在扎根已久的棋子。”

白煜转头眯眼瞥了一下少女,“那她是阵眼一般的角色?”

赵凝神叹息一声,“差不离,以那人的境界,本该更早看透玄机的。”

白煜哈哈大笑,“他啊,说不得乐见其成。何况以他的脾气,对待世间女子,无论喜欢不喜欢,总归是更有耐心一些。须知世间不唯有读书种子,亦有多情种子嘛。再说了,总这么拖泥带水,心有牵挂不爽利,不是他做事的风格。”

白煜突然提高嗓音,询问道:“是吧?”

赵凝神和齐仙侠同时如临大敌。

原来徐凤年不知何时已是去而复还,只不过被白莲先生揭穿后才现身。

无意间徐凤年站在了赵凝神西北,反之,龙虎山年轻掌教位于徐凤年的东南。

无形中被困于“天地中央”的徐凤年缓缓道:“佛家有十方一说。”

白煜毫无大战在即的觉悟,笑眯眯道:“显然与佛家十方无关,谁不知西北徐家与佛门向来有缘。”

徐凤年没有理会白煜的幸灾乐祸,直指人心问道:“赵凝神,你们想要再开天门?”

赵凝神摇头道:“贫道只想找到那个一。”

徐凤年嗤笑道:“勾栏里头立牌坊。”

赵凝神并未动怒,心平气和,安静等待波澜四起。

徐凤年自言自语道:“恨我的人不少,但是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屈指可数,是主动舍弃庙堂中枢去坐离阳赵勾二把交椅的……江斧丁?以观海郡徐家作为伏线,老北凉谍子牵起线头,用假装局外人的徐宝藻做诱饵,真够处心积虑的。”

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的少女听得如坠云雾,但是那股来自四面八方令人窒息的古怪威压,终于让徐宝藻意识到今天地肺山小山峰,会有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发生。

众人头顶,白云汇聚,云海滔滔,依稀有光线投射大地,如天地之间悬挂起一张大帘,风景奇绝。

山脚那条原本平静安详的潺潺河流之中,不断有游鱼跃出水面,在岸上疯狂扑腾,竟是如何都不愿返回水中。

徐宝藻来到徐凤年身边,怯生生问道:“怎么了?”

像是被瓮中捉鳖的徐凤年并未迁怒于这个丫头,柔声笑道:“你以后好好跟齐真人练剑便是,其他事不用理会。”

少女视线低敛,“你不要我了,对不对?”

徐凤年哭笑不得,“什么跟什么,你那小脑袋瓜里一团浆糊吗?”

她抽了抽鼻子,眼眶里有些湿润晶莹。

少女的头场情思,未必深厚。少女的初次情丝,未必坚韧。因为她未必是真的有多喜欢一个人,甚至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喜欢为何物,但那份不曾雕琢丝毫的天真懵懂,落在千帆过尽之人的眼中,却尤为动人。

白煜笑了笑,打趣道:“一遇徐凤年,最是误长生。”

算是少女半个师父的齐仙侠低声惋惜道:“这般情爱,终究经不起推敲。只希望不要纯澈剑心。”

群雄环视之中的徐凤年促狭笑道:“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徐宝藻愣了愣,斩钉截铁道:“我喜欢你个大头鬼!”

白煜惊讶咦了一声,“难道我看走眼了?”

就在此时,一南一北双虹齐至山间,如一股春风吹散寒冬。

一人是闻风而动的徽山紫衣,一人竟是躲在幕后布局、本该继续淡看云起云落的江斧丁。

徐凤年不奇怪轩辕青锋的凑热闹,毕竟在那些年里,她好像就没错过什么,地肺山与徽山大雪坪本就是近邻,如今以轩辕青锋如今的修为境界,瞬息赶至并不难。只不过江斧丁从幕后走到台前的耀武扬威,很是反常。

江斧丁自顾自坐在一条小竹椅上,然后抬起头,笑着向徐凤年伸手示意一起落座。

徐凤年坐下后,笑问道:“先是家道中落,又骤然得富贵,所以忍不住摆阔来了?”

才而立之年便已经两鬓霜白江斧丁微笑道:“哪里会如此无聊,只不过总算能勉强与你平起平坐,在盖棺定论之前,有些话总要一吐为快。”

山下。

骑牛小道童依旧盘腿而坐,青牛在河边低头饮水,他则伸出手臂,向着天空指指点点勾勾划化,如乡野稚童的鬼画符。

背着一行囊画卷年轻儒士坐在南岸,随意捡起一支枯枝,以流水做宣纸,开始画龙。

在山北,身披金丝袈裟的大和尚挠挠那颗光头,满脸无奈道:“能动嘴就千万别动手啊。还是莲花师兄和龙树师弟好啊,当年最喜欢听我说道理了。”

在小河东面的一个弯弧岸边,那位胖墩墩的富家翁肩头一歪,摔下那只巨大木匣,如释重负般吐出一大口浊气,只见这位胖子张嘴所向处的河面上,蓦然炸雷。

几乎等人高的漆黑木匣立于岸边,胖子伸手抚摸,动作极为轻缓温柔,他的眼神更是复杂,“老伙计,咱哥俩又要见面喽。人生七十古来稀,咱们啊,相当于足足一辈子没照面啦。”

富家翁远望西北,笑了笑,“春秋过后,宗门破碎,所剩两人,一个当过流州刺史,一位主持了拒北城建造,都有出息,比我这个师伯祖有出息多了。”

显而易见,这一位好似江南富饶地带二三流豪绅人物的胖子,是一位辈分通天的墨家矩子。

山脚。

悬佩三刀的丰腴妇人,扛起长槊的魁梧汉子,倒持双剑的矮小老者,三人并肩而立。

虽然今天要各为其主而不得不并肩作战,但是三人显然关系并不融洽,连貌合神离都称不上,只差没有当场撕破脸皮先打一场了。

山路在前,就在脚下,只是三位在江湖上籍籍无名的山野之人,无一例外都选择了驻足不前。

因为暂时还缺一人。

哪怕当下已经有九位当之无愧的武道宗师齐聚地肺山。

徐凤年笑问道:“我很好奇这么大的阵仗,会是谁来做压箱底的人物?”

江斧丁双手握拳轻轻搁放在膝盖上,满脸笑意,“不妨猜猜看?”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点击在线观看←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游戏攻略秘籍

宅男福利标签

福利吧 (48)且听风吟 (43)美女 (40)涨姿势 (34)福利 (30)番号 (29)桃谷绘里香 (27)找福利 (26)求出处 (25)宅男福利 (22)门事件 (20)新闻哥 (20)波多野结衣 (19)乳此胸涌 (19)新闻哥吐槽 (18)电影下载 (18)素人 (16)雪中悍刀行番外 (16)gif动态图片 (15)美少女 (14)大桥未久 (14)内涵图 (14)女教师 (12)gif出处 (12)天海翼 (12)女神 (12)水菜丽 (11)徐凤年 (11)美腿 (11)宇都宫紫苑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