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 >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十九章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十九章

其他 0评论

徐凤年思量片刻,问道:“是陈芝豹?还是顾剑棠?”

江斧丁笑眯眯道:“再猜。”

徐凤年斜瞥了一眼这位半寸舌元本溪的嫡子,“一如当年初次见面,还是好像额头上贴着欠揍两个字。”

徐凤年想了想,“应该是‘找死’更准确。”

江斧丁微微扬起脑袋,好似追忆往昔,“这些年我待在京城,很多次假设,假设若是你我相遇在赵楷被杀之前,在早年那座江湖里偶然相逢,我俩会不会一见如故?就像你和那位木剑游侠儿?能够在一张桌子上一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徐凤年一笑置之。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二章

江斧丁自问自答道:“只可惜人生没有如果,然后就是这般田地了,也好。”

江斧丁回过神,“你就不问此次围剿,是不是皇帝陛下的意思?”

徐凤年淡然道:“并无意义。”

江斧丁又问:“那你也不问瞎子陆诩有没有参与其中?”

徐凤年挑了挑眉头,没有说话。

山下,头顶。

各有一符,天地共鸣。

声势浩荡的天地两符几近尾声,散发出罕见的天道威压。

可就在此时,江斧丁叹了口气,没来由愁眉苦脸起来。

徐凤年哈哈大笑,“辛苦谋划这么多年,结果到头来仍是凑上来挨揍的结局,江斧丁啊江斧丁,你的运气一直不怎么好。”

江斧丁苦兮兮道:“要不然再给我一次机会?”

徐凤年点头道:“事不过三,下次我可就不客气了。”

江斧丁缓缓起身,摇摇头,只剩下苦笑,“就此别过。”

徐凤年伸出手,还是没有说话。

江斧丁一脸茫然。

徐凤年瞪眼道:“上次好歹留下一把过河卒,这次你觉得呢?”

江斧丁快意大笑,“留在下次如何?”

徐凤年摆摆手,“回头你让人送柄好剑到地肺山此地。”

江斧丁点头道:“没问题!”

然后徐凤年目送这位天之骄子下山远去,那天地两符很快也随之烟消云散。

于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赵凝神,就有些无奈了,作为江斧丁精心设布局的十人之一,这位龙虎山年轻掌教怎么都没料到会是这种尴尬形势,哪怕轰轰烈烈一战而死,也绝对要好过如此局面。

齐仙侠脸色肃穆,准备出手拦阻徐凤年。

饶是世间事少有放心头的白煜,似乎也很是心情沉重。

只剩下一个徐宝藻,愈发茫然。

徐凤年陷入沉默,坐看云聚云散,河水东流。

轩辕青锋走到徐凤年身旁,她站他坐,所以她居高临下道:“这不是你的行事风格,最后那场天人之战,你到底出什么纰漏?”

徐凤年没有抬头,而是继续远眺,答非所问道:“不是不可以强行留下江斧丁,但我怕有人……捡漏。这绝不是李玉斧愿意看到的光景。”

轩辕青锋皱眉不语。

她看着徐凤年,赵凝神看着她。

恰似世间青山绿水,只可惜此山彼水,彼山此水。

轩辕青锋好像有些失望,转移视线,双手负后,望着此方大好天地。

她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心境平和。

赵凝神轻轻叹息。

她在这一刻,终于坐稳了陆地神仙境界。

若是在春秋末尾进入大年份的那座热闹江湖,陆地神仙便陆地神仙了,虽说凤毛麟角殊为不易,可那会儿没有谁敢说自己能长盛不衰,极有可能转瞬陨落,但是在如今,不一样了。

一手之数。

先到先得。

三教之中已无圣人,但将来必然会各有一席之地。

这意味着对于纯粹武夫而言,也许会只剩下两把交椅。

今日这场无疾而终的地肺山屠龙一役,宗师联袂而至,跟这桩秘事未必没有牵连。

毕竟徐凤年一死,身死道消,气运散尽,众人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便有可能借此一举破境,哪怕不能跻身陆地神仙,也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或晋升或稳固大天象境界。

紫虹当空,轩辕青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从头到尾,她都不曾与年轻掌教说过一言半语。

徐凤年转头望向失魂落魄的年轻道士,不怀好意地雪上加霜:“我曾经问过李玉斧一个问题,如果在世间遇上一位心仪女子,该怎么办?赵掌教,你想知道答案吗?”

白煜哭笑不得道:“这可就不厚道了啊。”

齐仙侠也颇为愤懑徐凤年的落井下石,绝非君子所为。

赵凝神痴痴望向那抹紫色消逝的远方,“贫道无悔。”

徐凤年站起身,“从龙虎山到地肺山,山上还是山上,长久以往,你们天师府的黄紫贵人,今后注定是出不了陆地神仙的。”

赵凝神默不作声。

徐凤年笑了笑,“看在你都这么惨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徐凤年回望一眼少女,“回头那柄送来地肺山的好剑,就当你找到师父的贺礼了,希望你能够成为下一位女子剑仙,以后我也好跟人吹嘘吹嘘,说自己跟剑仙徐宝藻曾是朋友。”

徐宝藻咬紧嘴唇。

不等少女说话,徐凤年一掠而去,直奔山脚河畔。

作为主心骨的江斧丁都撤去了,那些躲在江湖最深处的千年王八万年龟,大多也已火速退散,唯独一人没有离开。

一个看着很不显老的和尚。

和尚看到徐凤年现身后,哈哈大笑,如世间僧人遇西方佛祖而欢喜。

大和尚大笑一通后,双手合十,庄严致礼道:“贫僧了悟,见过徐施主!”

徐凤年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和尚也跟着叹息,愁眉苦脸,一点都不像是出家人。

世间多是无常事,少有平常心。

徐凤年打破沉默,问道:“你与西域的莲花和尚,和龙两禅寺的树圣僧是什么关系?”

一袭惹眼袈裟的大和尚面有愧色,“一个师兄,一个师弟。”

徐凤年无言以对。

和尚郑重其事道:“今日暂时事了,可以后仍是终有一战,到时候徐施主尽管施展手脚便是,不用在意这些。听天由命,生死自负。”

和尚离去前,又一次双手合十,“阿弥陀佛。”

徐凤年笑道:“你们这一小撮人,无论死活,都洒脱了,可是此方天地苍生,说不得又要被你拽入烂泥塘,人人身不由己。”

和尚转身大步离去,最后的言语声虚无缥缈,“世人是故悲欣交集。”

徐凤年一直站在原地。

少女快步跑来,气喘吁吁,她弯着腰,双手撑在膝盖上,满头汗水。

她仰起头,望着徐凤年的侧面,沉声问道:“为何方才在山上,你们近在咫尺说话,有些话语我却偏偏听不真切?”

徐凤年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反问道:“该挖耳屎了?”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点击在线观看←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游戏攻略秘籍

宅男福利标签

福利吧 (48)且听风吟 (43)美女 (40)涨姿势 (34)福利 (30)番号 (29)桃谷绘里香 (27)找福利 (26)求出处 (25)宅男福利 (22)门事件 (20)新闻哥 (20)波多野结衣 (19)乳此胸涌 (19)新闻哥吐槽 (18)电影下载 (18)素人 (16)雪中悍刀行番外 (16)gif动态图片 (15)美少女 (14)大桥未久 (14)内涵图 (14)女教师 (12)gif出处 (12)天海翼 (12)女神 (12)水菜丽 (11)徐凤年 (11)美腿 (11)宇都宫紫苑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