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涨姿势 > 大唐黑帮男主李白的性与暴力 传奇文章不得不看

大唐黑帮男主李白的性与暴力 传奇文章不得不看

涨姿势 2评论

今天无意中看到一篇既涨姿势,又搞笑有内涵的传奇文章《大唐黑帮男主李白的性与暴力》,觉得还是mark一下,分享出来在无聊的时候看看不失为一种享受,下面来看看全文吧。

如果投拍一部唐朝黑帮片,男主角不选李白那就是瞎了狗眼。李白是多么具有CULT片气质的诗人哪,人家不仅是才华过剩到疑似外星人的诗仙,还是资深酒鬼、懂法术的注册道士、排名全国第二的剑客、热爱打群架的古惑仔、乱烧钱的败家子、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浪荡鬼。夜总会里他吃得开、和当红男诗人一一搞暧昧、黑道上有一票兄弟、皇帝和贵妃都曾迷恋他、隐士圈内他也是大红人。原来,李白就是一个会写诗的韦小宝啊。

李白的性与暴力

一、中俄混血儿加入黑社会

画面从一个唐朝正太的跑酷开始。

他叫魏颢,李白的职业粉丝,唐朝版杨丽娟,长期自费跟踪李白。别的粉丝都是参加旅行社组团包机跟踪游,李白走到哪,哪里酒店房价就暴涨(李白就是一个活体旅游胜地,凭他一个人就能促进消费、拉动内需,搞得翰林院的经济学院士光是研究因为他而产生的经济学现象,都累到吐血),魏颢偏偏不合群,搞什么追星自助行——人家公子哥,人生唯一困扰就是钱太多,乘私人飞机、开游艇、驾跑车一路狂追。

不愧是史上最衰的跟踪狂。从成都、江陵、洞庭、庐山、金陵……每到一处,就得到消息,李白刚刚走。魏颢仰天长啸:卫星定位系统啊,你早点发明会死啊!

魏颢不信邪,追到浙江的天台山,还是没见到李白,他的抑郁症都快发作了。他夜观星象,痛定思痛,以后再不干追星这种呕心沥血的正事了,要听妈妈的话,做一个游手好闲没心没肺的富二代。

从江南返回江北,回到广陵,也就是扬州——夜总会之发达,相当于今天的性都阿姆斯特丹啊,李白的最爱。终于,在广陵某当红夜店排队上厕所时,魏颢见到了传说中的天皇巨星李白,热泪盈眶。

眼前的李白,“眸子炯然,哆如饿虎。或时束带,风流酝籍”,目光炯炯,张嘴就有猛虎之势,扎上皮带,风流范儿就出来啦。很明显,李白就是一性感猛男,喝高了之后,深邃的桃花眼更是频频放电,方圆一公里之内的活物,无不受其强大的磁场影响。

魏颢一直男,差点就被李白这一双电眼活活掰弯。

没办法,李白是中俄混血儿——混血儿就是整容机构最讨厌的族群呀,都长他们那样,整容医院还混个屁。

作为生活在四川的俄罗斯移民李白(李白生于碎叶,就是现在的吉尔吉斯共和国),小时候长得就很萌,经常给童装品牌代言,赚了模特费就拿去买弹弓和玩具手枪,暴力倾向昭然若揭。

私塾里,老师布置作文,题目是“我的理想”。其他小朋友都写当朝廷命官、当盐商、当地主,李白认真写道:我要混黑道,当侠客。老师批注:金庸小说看多了。

李白在《与韩荆州书》中就有一段自我介绍:“自幼好任侠,有四方之志,年十五而修剑术,二十而怀纵横之策,欲遍干诸侯。仗剑去国,辞亲远游,虽身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所至尚意气,重然诺,轻财好施,常为人急而不敢自为。尝游扬州时,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落魄公子悉皆济之。”

懂了吧?人家李白从小就想当古惑仔,15岁学武功,20岁立志称霸江湖。于是跟亲友SAY GOODBYE之后,离开四川,拿把剑就去道上混了。虽然身高不足1米7,但是重义气,没别的爱好,就喜欢烧钱。在扬州混帮派,不到一年就花了30多万,只要看到道上兄弟落难就忍不住赞助人家一把啊——等一下,这段是讲《上海滩》中的许文强还是《古惑仔》中的陈浩南?

当初在四川,还是小混混的时候,李白就“手刃数人”,这不奇怪不奇怪,李白的梦想,就是他的《侠客行》里那位“赵客”,单枪匹马杀入闹市,砍瓜切菜般,十步之内,谁挡谁死。杀完了,拍拍屁股走人。

离开四川时,李白还带了个叫吴指南的小弟,准备去长安参加全国黑社会诗歌大赛。到了湖北洞庭湖一带,跟当地黑社会火并,吴指南被乱棍打死,李白哭到两眼飙血。为保护吴指南的尸体不被老虎吃掉,李白打了几只虎——虽然动物保护协会举行了两次反打虎游行,他还是直接当选年度“感动唐朝”十大人物之一。他的两大名言“我是天才我怕谁”(天生我材必有用)、“老子就是不差钱”(千金散尽还复来),当仁不让地成为年度最NB语录,新周刊新锐榜盛情邀他领奖。

李白才没空去参加颁奖礼。他用刀把吴指南尸骨上的筋肉刮干净,用布裹起来,背着前往湖北吴指南的老家,准备将他安葬。李白一身白衣,骑着美貌的白马,飘逸出尘,宛若仙人——背上背着骷髅版吴指南。

兄弟都被砍死了,李白发愤图强,拜大唐首席剑客裴旻为师,苦学剑术,学成之后才能对道上兄弟进行业务培训,提高帮派核心竞争力。业余时间,就从事青年古惑仔最喜爱的娱乐休闲——斗鸡(据说老年古惑仔则热爱化学,集体炼丹)。在国际都市大梁(开封),李白带着兄弟们,“白刃仇不义,黄金倾有无。杀人红尘里,报答在斯须”。清楚吧?无非就是搞点杀人啦,烧钱啦之类的“常规”娱乐啦。李白的《叙旧赠江阳宰陆调》就写了,李白和一帮兄弟专门成立了斗鸡俱乐部,风头太盛,招惹了长安北门一帮黑社会,械斗时,李白这方寡不敌众,眼看小命不保,幸亏陆调生猛,杀出一条血路,打110请警察叔叔出面,平息了这场街头暴乱。哎,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这剧情,这腔调,像不像昆汀的《低俗小说》或是盖里奇的《偷蒙拐骗》?

二、强暴大诗人判几年

据说唐朝黑社会大哥选拔有两大标准,第一,诗要写得好。第二,情史必须丰富曲折且狗血,最好能写成一部琼瑶剧,最差也得上过《知音》封面。李白在情场业绩彪悍哪,婚恋状况不是上情感杂志,而是上《新闻联播》或《人民日报》头版——为什么?李白四舍五入也算皇亲国戚呀。李白结了3次婚,他的征婚广告很低调很朴素,对象要求:不一定非要是公主,国家领导人直系亲属都可以凑活。他三个老婆,有两个都是前宰相的孙女。

第一个老婆是前宰相许圉师的孙女,许家名门望族,商人之子的李白只能上门入赘。最开始李白挺乖巧,COSPLAY黄药师,人家隐居桃花岛,他隐居桃花岩,就在湖北安陆,建了石头房屋,种点有机蔬菜,和一帮狐朋狗党写写诗喝喝酒打打架,日子过得很低碳。本来,作为半个外国人,李白也不太在乎入赘是否伤了大男人自尊,可是,报纸上成天登些“前宰相孙女下嫁黑社会小混混”、“文坛新秀李白吃软饭”等花边新闻,李白也难免有些不爽,开始频繁在外面鬼混,一边带领黑社会兄弟游山玩水,一边到处找高官引荐自己步入仕途。这场婚姻维系了10年,以许氏去世而告终。

李白赶时髦,玩起了非法同居,对象是一位来历不明的刘氏。这女人猛啊,简直是从《非诚勿扰》空运到唐朝的,对于李白的才情啊、武功啊根本不屑一顾,她的人生,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字:拿钱来!李白跟她说,亲爱的,你看我的新诗被国家级核心刊物选用了,诺贝尔文学奖都考虑给我提名哦。刘氏翻白眼,有奖金吗?没有就滚蛋。李白打电话报喜:宝贝,我今天和监察御史一起喝酒哦,他还夸我的诗写得牛逼。刘氏赠送他一打脏话:少他妈废话,你连县令都没混上一个,你那些狗屁诗能折现吗?能买米吗?能换LV包包吗?

李白吐血三升,好在也不用找律师签离婚协议。然后,在山东娶了个当地女子,生了个儿子,这个老婆就是个打酱油的,没多久就去世了。

直到李白快50岁,有天和几个兄弟去梁园玩,喝高了,诗兴大发,在一面墙上搞涂鸦创作,写了首《梁园吟》。多半还在这很率性地小便一番,闪人。

第二天,豪门千金宗氏路过,看了这首诗,花痴指数满格,大笑三声。仆人吓坏了:小姐,发生何事?宗氏答:强暴大诗人判几年?宗氏当即作了一个昏庸的决定——以身相许。梁园的清洁工刚上班,一看墙上被乱涂乱画,气晕了,骂骂咧咧地准备擦掉,宗氏不愧是豪门,扔了张银票,黄金千两,说:不准擦,老娘买下这块墙壁!

好巧,宗女士也是前宰相的孙女,不仅才貌双全,还和李白有着共同的爱好——信奉道教,李白考过注册道士,跟一批当红道士和隐士打得火热。二人天天在一块炼丹、辟谷,宗氏玩high了,一头扎进道教深造去了。李白则应玉真公主邀请,住道观去了。唐朝的公主们有个另类爱好,就是在道观里和文艺男青年搞沙龙,勤奋地炮制绯闻。

李白最羡慕的古人,就是南朝谢安,带着一票娇嫩小妓女去隐居,多雅致的生活方式啊。最让李白动心的妓女,是“金陵子”,在南京酒吧街上,李白和一个美女邂逅,电光火石。对方坐的是宝马牌轿子,掀起帘子,直接说,我在前面那家最豪华的夜总会等你。李白去了。“葡萄酒,金叵罗……玳瑁筵中怀里醉,芙蓉帐底奈君何。”李白点了进口葡萄酒,喝呀喝呀,咦,这美女怎么醉到我怀里来了呢?好吧,上床才知道我的厉害。

三、梦中情人是孟浩然?

据说,李白和王维因为玉真公主而争风吃醋、翻脸,但更靠谱的传闻是,李白和王维争的不是玉真公主,而是另一位大诗人,孟浩然。

李白和孟浩然?先别急着打我嘛。

那年李白同学28岁,还在文坛混个脸熟呢,孟浩然大叔已经40岁了,在文坛如日中天,还长得该死的好看,相当于唐朝版陈道明,简直是李白的梦中情人啊。李白怀着粉丝的仰慕,专程去鹿门山瞻仰孟浩然,二人相见恨晚,一拍即合——搞不好李白日后回忆这一天,还会吟唱那首风雅颂的歌曲——第一次偶然相逢,烟正蒙蒙雨正蒙蒙……

两个人相约去武昌游玩——旅游这个词很邪恶的,多少良家妇女刚烈男子都因为它而丧失贞操。李白和孟浩然手拉着手、肩并着肩,花前、月下、吟诗、饮酒,好不快活,可是,一个月后,孟浩然称有事必须去扬州,二人十八相送,在黄鹤楼话别。

那首红到生锈的诗我都不好意思引用了,问题是,你真的有仔细体会《送孟浩然之广陵》中所蕴含的千古痴情么?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前两句是嗔怪,旧相好啊,你烟花三月去扬州那个花花世界,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站在楼上,目送你的背影,看着你和你的船变成小黑点,直至消失,我的视线模糊了,我的眼眶湿润了,我的声音哽咽了。狗日的长江,不懂事地流个屁呀,把老子爱人都变没了。

想起那句动人的话,时间和月台会记得吗?我们曾是一对恋人。我们在这里分别……

送别的诗词,没有海量的感情储备,没有刻骨铭心的哀怨,怎么可能如此煽情?

好吧,直到现在你也可以说我是意淫。不来点猛的不行啊。

这一别便是10年。

很多时候,你以为对那个人的感情已经淡了,但直到再次见他,所有的感情就莫名其妙地原地复活了。其实感情没有变淡,只不过被折叠起来,等待再次打开。

这一次,李白已经懒得搞含蓄了。直接赤裸裸地表白,来了次情感总爆发。

《赠孟浩然》: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高山安可仰,徒此挹清芬。

第一句,不用解释了吧?吾爱孟夫子,外星人都能听懂吧?还有比这更露骨的爱情宣言吗?

李白说,孟浩然的风流倜傥,地球人都知道。年轻时不屑于功名,年老就在青松白云间隐居(哇,孟浩然此时都50岁了,李白同学啊,你口味真重,你娃就是传说中的年下攻?)。你常常在就着月色喝酒(那画面好勾人),迷恋花草树木也不愿侍奉国君。你的品格简直是高山仰止啊,我360度仰躺表示膜拜……

这么啰嗦、这么叽歪——你就直说我拜倒在你的长袍下不就完了嘛。

孟浩然有没有接受这么强势的表白呢?这我就不敢乱说了,史料上没有记载,那些写史的家伙也是,懂不懂原则的?时局变迁随便意思一下,狗血八卦必须多来点,他们完全分不清轻重缓急嘛!

但即使是史料有限,也足以判断,孟浩然的情史也是一团乱麻。先说这首可疑的诗吧,《过故人庄》: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老相识要我去田园干什么?不是野战绝对不是野战。绿树村边合也不是野合的合。可是,要什么角度什么姿势什么体位,才能把青山看成斜的呢?(我是文盲嘛,不知道那要读xia)开轩面场圃也绝对不是转换了场地,最后一句那点睛之笔的菊花也绝对不是多义词,OK,我很纯洁吧?

可是人家孟浩然不想纯洁啊。以下这段猛料可是史书上白纸黑字的记录啊。

话说有一天,唐明皇想找王维要一幅字画,就亲自去王维家找他。结果,王维表情有点诡异啊,很不自在啊……唐明皇觉得有古怪,靠,欺负老子没看过《名侦探柯南》!

于是,唐明皇以专业侦探的精神,趴下来往床底一看,哇哦,王维你魔术师啊,玩大变活人啊——

床底下是谁呢?大诗人孟浩然啊。

如果孟浩然和王维是纯洁的男男关系,不过是谈理想谈人生,那么,躲在床底下干嘛?

我知道了!一定是他们童心未泯,玩躲猫猫游戏,对不对?

当然,也有人把这段掌故解读为,王维认为孟浩然是布衣,不配面见圣上,甚至下结论说,王维嫉妒孟浩然的才能,不肯举荐他,把二人的关系定位为有怨怼的友人。

其实历史上一直有个悬案,有专家还专门写论文探讨——为什么李白和王维同年出生,又都在文学圈混,住过同样一些地方,游过同样一些景点,还有同样一些朋友,可是二人一首赠答诗都没有,仿佛并无交集,这也太古怪了。之前比较流行的说法是,李白和王维二人因为玉真公主所以心存芥蒂,而后来又有专家考证,李白和玉真公主的绯闻是子虚乌有,因为李白住进玉真的道观,玉真都50多岁了,李白再博爱,也不至于像艾柯所写的《乃丽塔》那样,对老年女性下手。那么,李白和王维之间的心结,或许是他们共同的浩然哥哥了。

四、不泡粉丝的偶像不是好偶像?

李白恨孟浩然对他不忠,他发明的报复方式是,看谁绯闻男友多!

呃,读李白的诗,理性点说,真是处处埋伏着奸情哪。

想想那首《赠汪伦》吧,袁枚的《随园诗话》有一段轶事,说:“唐时汪伦者,泾川豪士也,闻李白将至,修书迎之,诡云:‘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李欣然至。乃告云:‘桃花者,潭水名也,并无桃花。万家者,店主人姓万也,并无万家酒店。’李大笑,款留数日。”汪伦也是李白的死忠饭,为了哄李白来找他玩,投其所好,假装说家有十里桃花、万家酒店,李白那个花痴加酒鬼,屁颠屁颠来了,一看傻眼,桃花是潭水的名字,万家是酒店的名字,你坑爹啊。不过,李白也没有白来,至少感受到这位铁杆粉丝对他的情根深种。所以对于李白,汪伦也就算个小型艳遇吧。

不泡粉丝的偶像不是好偶像。周润发、刘德华、郑少秋、韩寒(我宣布前面这个名字是隐形的,大家都没看见)的老婆不都是粉丝转正嘛。其实,李白对汪伦还算克制,对另一个死忠饭就直接多了。

岑勋,喜欢修佛法,是个隐士——佛法和隐士都不妨碍人家追星哪。跟魏颢一样,走的是重口味跟踪狂路线,从南阳追李白道嵩山,终于跟李白“勾搭”上了……李白给他的诗,名字和内容都冗长到吓人。

《酬岑勋见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黄鹤东南来,寄书写心曲。倚松开其缄,忆我肠断续。不以千里遥,命驾来相招。中逢元丹丘,登岭宴碧霄。对酒忽思我,长啸临清飙。蹇予未相知,茫茫绿云垂。俄然素书及,解此长渴饥。  策马望山月,途穷造阶墀。喜兹一会面,若睹琼树枝。忆君我远来,我欢方速至。  开颜酌美酒,乐极忽成醉。我情既不浅,君意方亦深。相知两相得,一顾轻千金。  且向山客笑,与君论素心。

不用翻译了吧,单用肉眼看,也能知道这是一首肉麻系情诗啊。

只是有一个问题,里面怎么还冒出个小三?元丹丘,是谁?

呃,李白的另一个梦中情人。

李白跟他的相遇,实在太像网文了——武侠、言情、玄幻、穿越小说都适合……李白游嵩山,逍遥谷中,云环舞绕,浪漫无比,有一位翩翩佳公子,就在这云雾中时隐时现(有鬼啊!)——这场景,眼熟吧,不就是杨过遇到小龙女,段誉遇见王语嫣,李逍遥遇上赵灵儿么?

这位长得像漫画(好吧,是神话)中穿越出来的花美男,穿的是当红度假风,头戴宽檐帽,身着麻质休闲长袍,脚蹬厚底云鞋——李白晕了,这不是在美国版《GQ》或《Esquire》上才能看到的极品潮男么?此时不搭讪,那不是傻逼么。李白没话找话,冒充好奇宝宝,“Excuse me,你在挖什么呀?”那位公子走的是耍酷路线,根本不看他,答,“菖蒲”。李白又问,采菖蒲干嘛?公子答,你是麻瓜吗?当然是延年益寿呀。李白忍不住直奔主题了,说:“敢问公子能不能留个姓名、电话?”结果,公子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李白郁闷啊,当他还是正太时,去拜访文坛泰斗贺知章,那恋童癖就眼睛一亮,称赞他是“谪仙人”。连李白都深信自己多少有点神仙体质,这下见到一个仙气更重的,还泡不到,太有挫败感了!

他四处打听,才知道这公子还是官二代(真的不是意淫系网文么?),将门之后,读书时候就成绩一流(入江直树?),中了举人,却懒得当官,到处旅游,兴趣就是搜集菖蒲。李白听得口水直流,连写几首诗表达对元丹丘肉体(是灵魂!!!)的向往。

好心人在微博上爆料,说元丹丘最近住在一个沿悬崖而建的小木屋,李白火速奔去,一路跑啊跑(言情戏男主固定动作嘛,请给点长镜头,谢谢),好容易才赶到,结果,没有找到元公子,李白在木屋里住了好些天,元丹丘却一直没回来,我们的诗仙同学相思欲绝啊,再次言情剧男主附体,写下小纸条深情留言:“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过了好几天,元丹丘才回到木屋,看到小纸条上的情话,问邻居这是谁写的呀。邻居说,哎呀,是大诗人李白啊,他说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呢——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他几眼。元丹丘找啊找啊找李白,两人捉迷藏似的,互相找了好些日子,才电光火石地重逢,二人一同赏青树紫烟、松间明月。后来再加上一个岑勋,从此三个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

至于还有好事者说李白和王昌龄、崔宗之、日本人晁卿衡……都有过暧昧,分别有诗为证,再考证下去,就只能写本《李白的绯闻男友们》专著了。基本上,要是给唐朝诗人画一张关系图,有过暧昧的两人之间画一条线,可以想见,那线条会错综复杂到超越当今娱乐圈呢。

有同学举手说,你这文章叫青春期李白的性与暴力,但明明有写到李白50多岁的事呀。呃,在我看来,李白同学哪怕到了晚年,都还一直天真烂漫、意气用事,晚熟得明明就像一辈子都活在青春期嘛。

看完这篇感觉像是腐女写的《大唐黑帮男主李白的性与暴力》文章,你会不会想大声喊出:毁三观,碎下限,掉光节操啊,梁萧你换我节操。

版权问题删除,加微信号“qtfyfuli”领取福利!
宅男福利,加微信号“gvb257”好孩子看不见!
且听风吟福利吧温馨提示:在留言、评论中要求加微信号、QQ群、QQ号的,请朋友们谨慎操作,由此引起的其他问题,且听风吟福利吧概不负责,请小伙伴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哈!
  • ( ・ω・ )颜文字

【喜大普奔,会员功能开放!注册成为会员,福利你懂的!】

【提示】由于垃圾评论过多,网站服务器超负荷,现开启会员评论功能,如发现回复内容为重复粘贴相同相似内容、无意义文字内容或是广告、垃圾内容,诸如“aaaaa”、"啊啊啊啊"以及复制文章内容来评论将锁定账号(无法登录和评论),望小伙伴们理解,谢谢!